灰黑色小熊软糖

百万富翁(十)

※人名对照:马蒂耶斯Mathias——丁马克,卢卡斯Lukas——诺威,扬·范贝克Jan van bake ——荷哥,保罗·巴特勒和埃德加都是原创人物。

※原先被屏蔽了,重新发一下这一章


纯粹的混乱之中仍有秩序的痕迹存在,或者说维持秩序的仍然是那不合常理的疯狂与热情……这样的叙述都已经老套了,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要去定义这个地方。大批大批的人都称它为“艺术家街区”。胡乱在日光下面飙升的熵值和疲惫时难得的安静一日日在这环境中轮回。

他们把很多词句给省略在了咕噜声和打嗝声里面,保罗·巴特勒把柜台旁倚着的歌女一把楼了过来,半套在身上的衬衫领口已经湿透,他忘情地吻了几口那个姑娘,直到她已经有些不耐烦为止。他放开了手,重新用颜料填充满画笔。

他有些不耐烦地咬着那只细小的笔,瞪大了眼睛去看画布上有些不成形的线条。他面前的歌女刚刚走回了那个位置摆好了姿势,她摆得和之前又有些不一样了,这让保罗有些发恼。

他身旁的一些人走了过去,他们中的一些开始对他的画作品头论足。那个穿深色西装的男人眼神忧郁,把手搭在画家的肩上,轻声讲话。路易用不大不小的音量开始回话,显然比刚刚要激动一些。

“你这让她更有风尘味了,我的朋友。”他用法语说道,瘦瘦的脸庞上的小胡子也在动着。

“但玛莎就是这样一个女人。看看她,她在看着我的时候都很风尘。”画家说道。

玛莎朝他展现了一个微笑,埃德加没怎么去注意她,只是自顾自地又讲了下去。

“但,路易,我们并不能这样看待她……你想想看,你是她的情人,我们最多是个过客,观赏者。”那个带着忧郁眼神的年轻人这样看着他,扯了扯嘴角。“你得挖掘出她作为一个美丽女人之外的东西。”

他们再次交换了一下意见,保罗仍然绷着一张脸,埃德加则是像平常那样说着自己的意见。

“唔……今天也许……”保罗挥了挥手,显然有点烦了。他的朋友埃德加说起话来细细碎碎的,再加上他今天还喝了不少。“先不画了。”

埃德加脸色沉了下来,仿佛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从他们身后走过的人钻了半个金色脑袋出来,看着保罗那五彩斑斓的画布,大声叫唤道:“我的天!”马蒂耶斯的眼睛像是镶在了那块四四方方的天地里,拔也拔不出来。“我喜欢这幅,保罗。”他转过头来对画家说道:“这是你最近最好的作品了,朋友(mon ami)。”他说的法语还带着些奇怪的口音。

有些衣衫不整的男人摇了摇头,有些不满地把画笔甩到一旁。“艾德觉得玛莎看起来像个婊子。”

“我没……”埃德加有些困窘地看着保罗把画架放在墙边上,然后走到自己身边。玛莎伸展了一下自己酸疼的背部,乖乖地走到了柜台旁边,给三位先生倒酒。
    “哦,别生气,保罗,我觉得按照现在的标准,能画好一个漂亮女人也算是不错了。”马蒂耶斯看起来在来之前就喝了不少酒。“我还打算让你画一画我诗集的封面呢。”

“你说的是,杂志社的那种稿子?说真的,我有些烦了。”保罗有些不满地说。“今天是一张插图,明天是一张彩稿,总是变来变去,我什么时候才能好好地画一幅油画?那些编辑又俗又挑剔。”保罗生气的样子倒是有些滑稽,马蒂耶斯看着他的浓眉随着肌肉运动上上下下。

埃德加默不作声了一阵,接着和马蒂耶斯谈起了近况。“保罗最近没找到什么好活,星期六邮报想要他画些小说插图,但他有时候总会拖着……”

“我不喜欢,拜托。”保罗说得有些大声。“我讨厌那些没头没脑的小说。”

“但那也是一个机会,保罗。”埃德加解释道。“现在这些报纸给的稿费也不低,如果你能认真接下这些活的话都不成问题。”

保罗挑了挑眉毛,然后转头对马蒂耶斯说:“我永远也讲不过艾德。”

马蒂耶斯咧嘴笑了笑,拍了几下保罗硬实的背部,埃德加略有些尴尬地把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试着转移话题。“马特,好久不见,我很久没在编辑们那儿听起过你了。”

“哦,别提了,我的诗集仍然没找到出版的机会,没有几个出版社愿意理我。”马蒂耶斯有些无奈地张开双手,他袖口的纽扣已经开了线。“我有时候真是讨厌那些人……”

“看见没,马特也讨厌那些傻子们。”保罗拿起了酒瓶,倒满了他和马蒂耶斯的酒杯。“祝他们长命百岁。”

他们俩干杯,分别喝下了那两杯酒。

“那你该找些什么活干呢?”埃德加问道。

“还是在那个地方,做些抄写工作什么的……但日子很棒,我还在写诗!”他笑着说道,金发在稍显昏暗的灯光下被染成了金棕色。

“那也还不错。”埃德加说。

“我倒是看不出这些日子,有什么不错的。”保罗又添了一杯,玛莎用手肘支撑着自己的上半生,站在他边上。“我敢说,如果这个地方要是没了,我肯定会去毙了范贝克……”他的眼神一下就变得凶狠了,埃德加连忙说:“不,保罗,他们还没决定呢。”

保罗红着眼,拿那个酒杯锤了一下桌子。

“什么决定?”马蒂耶斯问道。

“和这个地方有关,这片屋子的主人嫌这儿的租金不够多,想要把资格地方卖给别人。”埃德加推了推眼镜,说道。“他们想要把它卖给那些剧院,让这儿建个电影宫什么的。”

“唔,那好像有些不妙。”

“那些猪!那些没头没脑的猪!”保罗直接吼了几句,然后用一种从牙齿里挤出来的嘶嘶声继续和他们说话:“你们有见过那个婊子养的范贝克吗?他和老汤姆说,如果这个决定下来了,我们都得在两天内滚出这个地方……他在用嘴放大屁!”

“冷静些,保罗。”埃德加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玛莎被她情人的暴怒给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这个决定还没做呢”埃德加看着他,两只眼睛盯牢了保罗发红的双目。

保罗把那个酒杯一丢,任由它在地板上滚了几圈,然后走到了柜台后面的门中,他开门的声音能让整个地下酒馆的人侧目,埃德加不得不把那个酒杯捡起来,然后对马蒂耶斯说:“抱歉,他最近总有些易怒……”

“没事,我懂的。”马蒂耶斯笑了笑。“我希望你们接下来顺利。”

埃德加苦笑了一下,然后拿起了大衣便从那个门口出去了。玛莎看了他两眼,然后又走回柜台里面。

“你不也去看看他吗,玛莎?”马蒂耶斯拿起酒杯问她。“他看起来气得不行。”

玛莎把那几个有裂痕的酒杯摆好,看似轻松地回答他的问题:“每当保罗突然发怒的时候,我总是会思考,他的伴侣到底是谁。”她笑了笑。“是我还是艾德?”

“哦……玛莎。”马蒂耶斯放下了酒杯,看着她。

“在他看来,马特,女人是用来画的,或者是睡,或者是用来扫地做饭的。”玛莎耸耸肩。“我现在明白了。”

 

 

他很不习惯进入地下酒馆的这种奇怪方式,如果马蒂耶斯没有在他身边,他就得被好好地观赏个几遍,看门人才舍得放他进去。他那沉闷的打扮,套在身上的高级西装,还有那明显不是来寻欢作乐的冷静表情,让人觉得卢卡斯是个来查封这家地下酒馆的条子。

现在,看门人已经对他有些熟悉了,再不用对他进行又臭又长的的盘问,他打开了门,提防着外面的人,然后让卢卡斯欠身走进去。

他从那熟悉的台阶上走下来,走得相当安静而得体,连领结夹子都摆正了。老汤姆首先看见了他,事实上,他是在和另两个年轻人谈话的时候偶尔瞥见卢卡斯的。

“哦卢卡斯,好久不见。”老汤姆笑着说,他那属于生意人的圆滑腔调听起来是那么的熟悉,他总是说好久不见,但卢卡斯上次来还是两天前。“马蒂耶斯给你留了一个座位。”

“希望你们玩得愉快。”他转头对那两个年轻人继续说道。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是这儿的常客,另外一个人比他稍矮一些,穿着整齐的西服,那领子明显是被仔仔细细地上了一层浆的。卢卡斯觉得自己在哪儿看见过他,说不定就是哪个正式的酒会上。

“卢卡斯,你好。”安东尼奥走上来打招呼,那个青年跟着他,就像卢卡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一样有些局促。“这是我的朋友,罗维诺·瓦尔加斯。”

他们俩平淡地握了手,卢卡斯还在回想究竟是哪场酒会上他见过这位瓦尔加斯,他当然知道罗维诺响当当的家族名号,但从不怎么去参加娱乐性派对的他并没有和他正式地私下交谈过,罗维诺在商务场合给他的感觉也是有些紧绷绷的。

“他应该在吧台那里。”卢卡斯说道。

“那太好了,我正想找他谈谈话呢,我们已经有三星期没见了,每次来都逮不到他……”

卢卡斯理解地点点头,马蒂耶斯最近给他的感觉也是这样,繁忙却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他口口声声说自己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出版社卖掉手稿,但仍然在做些抄写的工作,他写的剧本不错,但他却不愿意再写了。

马蒂耶斯上来便给了卢卡斯一个拥抱,他压紧了一些,满意地说了声:“闻起来不错!”他指的是他身上的古龙水。接着他也友好性地抱了抱安东尼奥,和罗维诺握了手。

“所以你是个瓦尔加斯!”他说。“太有意思了,我记得你妹妹!她有时候会出现在剧院里。”

罗维诺有些好奇地看着他。“马特写过一些滑稽戏,他的剧本很有意思。”安东尼奥解释道。

“不不不,我是个诗人。”马蒂耶斯煞有介事地说了一句,然后又笑着请他们坐下,卢卡斯很自然地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上,罗维诺和安东尼奥坐得远了些。

“这是我的朋友——呃——第一次来这里。”安东尼奥说道。“他不太能喝酒。”

“……除非情况必须。”罗维诺有些犯窘地插了一句,然后甩给安东尼奥一个眼神。“我不介意来点小消遣。”

马蒂耶斯善意地笑了,卢卡斯仍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旁边的一个舞女走过来给他们倒酒。

“我相信最近一切都还好吧?”安东尼奥问道。“三个星期没来,我有些想念这里的酒了……”

“我没怎么觉得有变化,我和琉克来的时候都很晚了,人少得很。”马蒂耶斯抿了一口威士忌。“倒不如谈谈你自己!东尼,不错呀,首席小提琴,然后呢?你也要和罗德里赫一样出唱片吗?”
    “唱片,我倒是巴不得呢……倒有几个演出邀请什么的,多是那些上等人的酒会,什么的。”他在说上等人的时候,罗维诺瞥了他几眼,仿佛有些不满。安东尼奥知趣地闭上了嘴。“还有介绍学生的……”

“我想买唱片!”马蒂耶斯说道。“但我没有留声机。”

卢卡斯静静地看着他,也喝了口酒。“你最近好像都没怎么上台了,安东尼奥。”

“是啊,最近剧院排的场次也少了……据老板说总是在亏空,听纯交响乐的人少得可怜。歌剧倒是还有几个赚头。”

卢卡斯微微点了点头,脸上稍微有些泛红。

“我之前去听也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对吧琉克。”马蒂耶斯说道。“那个时候安东尼奥给的票。”

“你还多要了一张,我还以为你和哪个姑娘……”

“那没有,你把我想得太迷人了。琉克是我一直以来的好朋友。如果不是他在我身边,我怀疑姑娘不会看我一眼。”马蒂耶斯揽住了卢卡斯的肩膀,另一个人则只是看了他一眼。

“哪有,我倒是知道好几个姑娘——就在这儿的那些唱曲儿的姑娘也没少给你抛媚眼。”安东尼奥笑出声来,身体壮实的金发男子呵呵笑着,然后摇了摇头。

罗维诺·瓦尔加斯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尴尬的氛围之中,安东尼奥和马蒂耶斯明显是熟识的好友,跟着马蒂耶斯来的卢卡斯一言不发,有时候却会看着马蒂耶斯笑笑——他和安东尼奥明显已经被酒精的作用给糊住了,还有那基本没穿什么衣服的舞女们走来走去,台上的爵士乐伶唱着醒脑的爵士乐……

“瓦尔加斯先生。”马蒂耶斯突然叫他。“我好像也在哪儿见过你……刚刚是灯光太暗,所以我才没去注意你的脸……你是不是去过剧院?”

“我常去。”他说道,看了安东尼奥一眼,他正在用一种酒醉后的眼神看着他,里面投射了些赤裸的感情,虽然说,他平时也能在那绿眼睛中看见些许这些爱意的闪烁,但当其突然撤去了所有伪装和压抑后,投射而来的热量难以想象。

“我是说。”他想了想该如何措辞,脸上又开始泛红。“我常常陪着费里西安娜去。”

“瓦尔加斯小姐对吗?她真是个又迷人又和善的姑娘……还那么热爱艺术。”马蒂耶斯谈了起来,身体稍微往卢卡斯那边靠去,后者默默直了直背,让他不至于倒在自己怀中。“你喜欢那部剧吗?‘树精’。”

“我听说过,费里西安娜爱看。”他回答道。

“我写了……一部分剧情。”马蒂耶斯说,半个头颅刚才还抵在卢卡斯的右肩。“他们有些人把剧本改得乱七八糟。”

“剧院里的人常常会做这些事情。”安东尼奥看着马蒂耶斯,理解地点点头。

“我已经对写剧本绝望了,我想拒掉一部分工作,还有电影剧本,也是一团乱七八糟。”马蒂耶斯撇撇嘴,然后喝下一大杯冰酒。卢卡斯仍然没说什么,只是把自己的酒杯放下了,眼睛发亮。

“那你现在做什么?马特。”安东尼奥问道。

“写诗,对吧马特。”卢卡斯难得开口。

“写诗。”马蒂耶斯点了点头。“我最近灵感很多,多亏了琉克。”

卢卡斯勾了勾嘴角,没什么表示,只是又抿了一口酒液。

罗维诺看起来不是特别懂那句“多亏了”,但直觉提醒他不要尝试去理解。

“你看起来状态不错。”安东尼奥点点头。

他在昏黄灯光下进行的一系列动作都没被马蒂耶斯和卢卡斯看见,而罗维诺显然感知到了——安东尼奥的手正盖在他的手上,并不是之前那刻意得明显轻碰和抚摸,这回是堂而皇之的侵扰。

他平顺了一下呼吸,这里的空气显然有些过于燥热了。

“对了,马特。”安东尼奥仍然是那幅笑吟吟的样子。“保罗现在如何?我好像一直没看见他。”

“我今天中午的时候,刚刚碰见过他。他还是那副样子,老是生气……但仍然是个天才,他的画……真不错。”马蒂耶斯说。“我记得你就买过他的画,对吗琉克。”

卢卡斯点点头。“刚刚画完就成交了,这个价钱对于保罗·巴特勒不算太贵。”

“保罗·巴特勒?”罗维诺听到了这个名字,努力睁了睁眼睛。“那个画家?”

“你也知道他?他的画可真是不俗……每次出新的作品总是能让人眼前一亮。可惜他常常撕毁一些作品。”

“为什么?”罗维诺皱了皱眉头,问道。

“他不满意,便全部毁掉。”马蒂耶斯摇了摇头。“有时候我觉得他有些……过于冲动了?还有跟着他的埃德加,他总是尝试着让他平静下来。”

“希望他能稳定些。”卢卡斯淡淡地说,不知是不是在祝福那位画家。马蒂耶斯不知该怎样,于是再次把酒杯满上了。

“致保罗·巴特勒。”他说道,然后其他三人也举杯,安东尼奥喝下了全部酒,罗维诺只喝了一口,卢卡斯喝了一半,又放下了。

不知是因为这混乱的环境还是安东尼奥愈来愈靠近的身体,罗维诺有些无法思考了,这个全新的世界就在他面前展开,且让人有些……无法招架,他只喝了一口酒,就有些昏昏欲睡。

一个穿着黄色亮片装束的舞女走过,给他递了个眼神,接着又笑着走开,安东尼奥倒是一直同马蒂耶斯笑个不停。大麻烦还是他杯中常常满出的酒液,他努力着不去想它。还有卢卡斯,他坐在马蒂耶斯旁边,好像身在其中,又置身事外。

“啊!”一个女人尖叫了一声,不知是出于恐惧还是什么,她丢下了托盘,装有酒液的十数个酒杯就碎在了地上,然后她便匆匆跑开了,接着是一句男人的怒吼,安东尼奥第一时间站起身来,但为时已晚,保罗·巴特勒已经快要对另一个男人动手了。

接着便是女士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罗维诺看着安东尼奥奔了过去,挡在了保罗·巴特勒和那个男人之间,他挡住的那个男人如同一只饿狮,满脸通红,力道也不小。他对面的人脸上则满是嫌恶。罗维诺摇了摇头,再次聚焦那张脸的时候发现那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杨·范贝克先生站在那儿,仿佛一尊不容侵犯的雕塑。


下一章 第十一章


评论(2)
热度(56)

© 一块诶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