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黑色小熊软糖

月亮之子 (3)

Attention:本篇是小说《M》的番外。分级为NC-17

有部分针对主要人物暴力描写,如介意慎看。

目前正在努力多多更新,多谢捧场。

Summary:洛基被众神逼迫至审判台受刑,在他历经折辱后,他们将其从阿斯加德抛下,坠入无神之境。他将背负一个神谕,在中庭收获新的神格,成为荒野之民眼中令人惧怕的神灵。

序章~(1)   (2)


第三个满月

 

你根本对他的狂怒一无所知。

我当然知道。

他发了火,把众神的头颅斩下。他将我给变成了一头蛇,只因我也曾与你纠缠不清。

我眼见汩汩鲜血从前胸孔洞的缝隙中流出,柔嫩的心脏尖蹭着阿莫拉的蛇牙,一泵一泵将血流送至破损的全身,那是一类恶心又奇异的体验。

我将左手拂过她眼测的光滑鳞片,惊讶于它们灰黄与青绿的颜色是何等丑陋。她当然有权生气。

我曾让你失望吗,亲爱的阿莫拉。

你仍是不明白,洛基,现在这一切都不再以你为中心了!再也不会……!

众神本来也是这么想的。

她将那根牙插得更深一些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恨这一切!这就是原因——你离开了,一切还是与你有关。他做的事情总是与你有关……

这并非我愿。告诉我,亲爱的阿莫拉,谁将美丽的魅惑女巫变成这样的?是女巫中的哪一位?

神王陛下命令所有女巫对低其一等的女巫们施咒,将所有掌管巫法的人都驱逐出境。他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坚决,女巫们只能照办。而当她们施展咒语的时候,却被彼此的魔法变成了怪物。他命令英灵们将我们从天上丢下。就像那一日他们曾丢弃你。

我突然再次恶心欲呕,不知是渗入血中的蛇毒起了作用,还是因为神王的所作所为刺激了我的胃肠,让它们也想要激烈地抗议。

亲王妃嘉尼拉去哪儿了。

她逃开了,就在对我施法过后,在爱神殿下对她施法之前。

妈妈。

我的指尖一颤,但并未打断对阿莫拉的抚摸。

神王只做了这一些?

他将所有参与审判的神明都斩首,无论是否位高权重,并将那些碎尸抛下彩虹桥。嘉尼拉逃跑之后,他将巴尔德囚禁在荒野,一年只允许他在月圆之夜打开窗户,平日里不可见任何人。他将所有曾与你相好的女巫、士官、廷臣逐出,他对爱神殿下不敬,惹得她每日以泪洗面。他将西格恩关押在宫殿里,只因她身为侍从官,在事后为你鸣了不平……

她说了什么?

“陛下,我们应该让寻洛基殿下回来。”

他是如何回答的?

“我心如明镜,这是洛基的计谋。是他自己不愿归来。这一切都由他开始,自然得由他结束。”

我听到了数声窃笑从我旧情人阿莫拉的蛇嘴之中漏出来。

也许他真的爱你

我看似无力的双手随即抓住了她的七寸,使她仰头,动弹不得。我与蛇同住了无数年,我知道怎么驯服这一类脆弱美丽的造物。此刻,只要手心积攒出魔法来,巨蛇阿莫拉便会被烧死在此处。

也许?你在这里和我说他“也许”爱?相信我,如果给他一个机会慷慨陈词,他一定会用尽毕生所学的那点可怜词汇来说,他究竟是如何爱我,如何渴望教化、驯服我,如何希望我能在阿斯加德的平安喜乐中品味出他的良苦用心,最后变成顺服他、尊崇他的一位妙人。他们把这称之为“爱”?

他将所有对我展现过爱意的人都杀死、放逐了,将所剩无几的几位至亲锁在仙宫作为筹码,将我彻底与世隔绝、就此孤立。他在逼迫我重新套上缰绳供他使用!

绝不,阿莫拉。

她显然是察觉到了疼痛,才翻动了一下猩红色的蛇眼,屈服了。

你尚未问起爱神殿下的遭遇,我有些惊讶,你是对她毫无感情了?

她终于舍得舔舐一口我胸口粘腻的血块,将它们的部分吞入口中,丝丝腥甜逗引着它再次深入伤口吸取血液,只是她小心地绕过了我尚且完整的心包。

我已经被她也抛弃了,你怎会不知?

你仍然天真,洛基。

她环绕着我的身体,以这孱弱肢体为支点缓缓向上爬行,而后居高临下的以蛇眼望我,以一个处刑人的姿态望它的牲畜。

一滴、两滴、三滴的液体从它的嘴中滴落,,我原本以为那只是我被她取走食用的血液,却未想到它是如此的湿热。

等着它们均匀地覆盖了我的脸之后,那一瞬脸颊仿佛经受火烧,一层陈旧的皮肤从那之上剥落,从我耷拉着的嘴角滑落下来。

我虽不是面对明镜,但蛇毒将会对肌肤造成什么烧灼痕迹我仍是记得清楚。那一层枯死的皮掉落之后,那之下是被满月滋养出的一张簇新的脸庞。

如果她再也不想去爱你,那为何将永葆青春的爱神祝福赐给你?你骗不了我……洛基。爱神也骗不了我,魅惑女巫阿莫拉永远看得最为清晰:爱神将最宝贵的祝福给了该死下作的诡计之神——众神最为憎恶的人却最漂亮。她这是在嘲弄我们所有人。哪怕有一瞬她曾经想过你的遭遇吗?如果众神发现了这一秘密,他们会如何待你?

——但我从未想过去戕害你。

她的动作突然可疑地柔和起来,从枯木的枝条上垂下柔软的身躯,带着谄媚用蛇信舔弄我的脸颊。

你从未让我失望,洛基。而我现在找到你了,我已是你最后的盟友……立下你的盟誓吧,火神殿下,我们来做个简单的交易。我需要这份祝福,而你需要自由。

如果我说了一句不呢?阿莫拉。

那我的毒液将不断烧灼你的面庞。

这句话听起来特别耳熟,仿佛是某一个版本故事的结局,对吧。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一个故事才刚刚开始。

我将积压了两个满月的力量瞬间点燃,遍地干涸的血液化作焦油,点燃巨大枯木的根部,熊熊火焰瞬间腾空,火苗窜上化作火制的森林,仍在不断生长蔓延。巨蛇的惨叫从我的头顶传来,它的嘴中也着火了——谁让阿莫拉贪嘴喝了几口血液呢?

——你这团——渣滓——你不配为神——!

而我攥住了她尾巴的一截,将它紧紧环抱在了手中。

 

 

 

 

它们重新在一团灰烬之中找到了我,显然这一次的结局引发了野人集体的骚乱,它们显然认为有一场火从这枯木之中生出了,烧毁了蛇体神灵的躯体。被我抓住的那一截萎缩成焦炭的蛇尾便是证据。但是现在火却又消失了。冷风带着寒冬疾驰而来,它们急需要火,却两次都失之交臂。

它们将我从灰烬里拽出,用一瓢水对我行了早安礼,顺便清洗了我的脸庞。

这让我觉得非常不适。

非常。

这里只有灰烬,再也没有可以燃烧的东西了。

我的喉咙发痒,只得干呕着曲下身子。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颗正在燃烧的火球从我缝死的嘴中艰难脱出,掉落在地。

 

TBC


挑战一下极限,看看能在这几天更新多少章节。

谢谢想看的大家支持惹!


评论(8)
热度(203)

© 一块诶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