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黑色小熊软糖

百万富翁(一)

※给我亲爱的蓝戈的生贺

※爵士时代试水,百万富翁第一章

 

 伊壁鸠鲁Epicurus

 

她听闻了关于小提琴乐手的很多事情。 

于是费里西安娜开始摆弄她的帽子,有羽饰的,带珍珠的,还有一些镶了假宝石的可爱样式,罗维诺同她说了好多次,她不必要去买一些赝品珠宝来诳骗那帮人的眼睛,但她就是喜欢这些漂亮而不实的东西,她那老爱皱着眉头的哥哥斥责她这么做不合规矩,但仍然在心里暗暗觉得妹妹是金子做的绝代佳人,费里西裙边的流苏垂到了膝盖,但丝毫不像那帮带着夸张鸵鸟毛羽饰的舞女那般轻佻。这时候,罗维诺会看着她走路,然后微微笑。

“罗维,你看哪!”她穿着一件带刺绣的薄纱裙,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小东西,让正在整理领带的罗维诺又皱了皱眉。“伊丽莎白代我买的……她说这个能让睫毛翘起来。 ”

“结果你又去买了这种没用的小玩意儿……”他调整了一下袖扣,然后转过头来和她讲。

“你看哪!罗维!”她拿着小镜子笑道,然后仰头看着他。“我的睫毛是不是又卷又翘?”

费里西安娜的裙摆泻到了地毯上,上面缝了一圈儿的碎水晶,淡粉色实在太衬她了,管那是多少钱一尺的薄纱呢,费里西安娜想要多少在身上都不会不好看的。

“你要知道你没有它,你的睫毛也不会往下长。”罗维诺耸耸肩,然后转过头,她站起来,高跟鞋踏在地毯上没有声响,罗维诺在她看不见的角度翘了翘嘴角。

过一会儿,她又静悄悄地踩进来,这回是戴着一顶三角式样的软帽,上面撇去了她哥哥不中意的假花和羽毛。“罗维,我们要迟啦……”她小跑过去,仿佛是央求般挽住他的手,绸手套蹭着罗维诺的腰部。“他们会等得慌的……”

“是啊,他们会哭天抢地,他们会哭着说费里西费里西,我的小天使,我的小糖果,你怎么还没来?哭到他们的眼珠子都掉出来。”罗维诺带着讽刺说道,但还是笑了,费里西安娜踏着细小的步子,不满地回应他的嘲弄。“罗维……你总是这样!”

她在玄关把披肩穿好了,走到室外。照惯例,罗维诺打开车门,让妹妹先坐进车子。外面下着小雨。罗维诺收好伞,再坐到她身边去。这十几分钟的车程是绝对不会无聊的,罗维诺能听着费里西安娜唠叨至少十件以上的趣事。

“伊丽莎白说,之前新出的一款睫毛粉膏,只要拿刷子往上刷,就能让睫毛变得更粗,我见她用过,真的有效!现在的人们都是天才!”

“他们当然是,不过费里西,你不能把一切精力都放在你的睫毛上。”罗维诺说道。

“你难道不这么想吗?这些人发明了爵士乐、卷发棒和睫毛夹!我爱死这帮人了。”费里西安娜笑着看着他的侧脸。

“你太容易爱人。”罗维诺侧过脸对她讲道。

“哦~~罗维,你难道不是和我一样嘛。”

 

爵士乐太吵人,空气中的各式香氛又让人觉得腻味,富家女们聚集的地方就好像是一堆移动花盆的堆积地。派对的主人让这个房间充满了奇怪的动物,鹿的头,象牙,还有一只假得要命的仙鹤放在房子中央,玻璃珠做的眼睛盯着来来往往的宾客们。

在结束了和男士们的寒暄之后,罗维诺拿了一杯新的香槟,他急着想去哪个地方透口气,或是找到一个身上没有那么重香水味的姑娘聊聊天,他侧着身子走过一个扮成兔子的女士旁边,她的裙子还在往下掉着白毛,一部分由于静电紧紧地黏在了罗维诺的袖子上。而他刚一摆手,就碰到了另一位女士的孔雀尾巴,他稍稍欠身表示抱歉,深皱的眉头却暴露了他的烦躁。

他在舞池的另一边看见一位看着似乎是打扮成斑马的男人,他俩的目光刚刚交接,弗朗西斯就展开双臂笑着朝他走过来,他尴尬地接受了这个拥抱。“我就知道你会来!”

“你是这个场内唯一一个真的扮成动物的男人,弗朗西斯。你的衣服……”他看了看他身上那件花里胡哨的条纹西装,然后用一种诚恳的语气嫌弃道:“真难看……”

“罗维,这叫做尊重派对举办者的意愿,况且我也不是唯一一个。”他转头朝别的地方挥了挥手,而罗维诺嫌恶地看着那件西装过度修饰的下摆。“嘿,安东尼奥!这里!”

一个穿着绿色灯芯绒外套的男人走了过来,仿佛是刚刚从戏剧院的后台溜出来的蹩脚演员,绿色的领带,浅绿色的衬衫,绿色的裤子,还有绿色的皮鞋,罗维诺觉得他的装束已经十分生动地解释了什么叫做“无药可救”。

“安东尼奥,这位是罗维诺·瓦尔加斯,另一个可爱的瓦尔加斯——你已经见过费里西安娜了吧?”弗朗西斯介绍道。

那个男人伸出一只手,而罗维诺还在盯着他可笑的灯芯绒西装。“你好罗维诺,我叫安东尼奥……我刚刚见过了你的妹妹,她真迷人!”

“你是只青蛙?”罗维诺皱着眉头问道。

“你真聪明。”安东尼奥微笑道。“我今晚是只青蛙,我觉得我装扮得还不错。”

“不,这样真难看。”罗维诺迅速地摇了摇头,抬起左手呷了一口香槟。

“哦罗维,别这样,我们只是想找些乐子,事实上,你也应该装扮装扮……扮成一只可爱的小公牛也不错。”弗朗西斯插了嘴。

“你在想些什么呢。”不知道是因为对自己带牛角的想象,还是刚刚那口酒的作用,罗维诺的脸微微红了些。“我不会扮成牛,事实上,我什么都不会扮。”

“如果你扮成公牛,我可以扮成斗牛士。”稍稍安静了一会儿的西班牙人说道。“但那样就不符合这次派对的主题了,斗牛士不是一种动物。”

罗维诺抬起眼睛看他。“而且你现在已经是一只青蛙了。”

“所以我需要一个真爱之吻,这样我就能变成王子。”安东尼奥继续圆场。“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一位姑娘扮成了公主?”

“这里有一百万个公主。”罗维诺又呷了一口香槟,眼睛盯着安东尼奥背后舞池里不断跳跃的费里西安娜,她下摆的薄纱飘起来的样子真是好看极了,她果然没有选错裙子。

“你的妹妹就非常漂亮。”他笑着夸奖。“我刚刚和她说我是青蛙的时候,伊丽莎白觉得我这套衣服丑透了,只有她说:‘青蛙总会变王子’。她真风趣!”

“她是个天使,不过今晚,她更像一位仙子女王。”他盯着费里西安娜舞伴的手,观察他有没有逾越行为。“我有告诉你你是今晚第四个为了她来找我说话的年轻人吗?”

“第四个?”他仿佛是被逗笑了。“不不不,我才刚刚认识她……”

罗维诺仿佛是在检验他话语的真实度一般盯着他的绿眼睛,而后又迅速移开目光。“前三个都是富家子弟,不过我讨厌他们。”

而面前那个傻蛋仍然像是被不断逗乐般笑个不停。“那我是不是更能讨你喜欢?”

“很遗憾,你没能。”他下了判决书。

“那我是不是应该再加把劲?”安东尼奥稍稍凑近了。

“一只青蛙怎么能讨人喜欢呢,它们浑身上下都是粘液。”他再一次打量了一下他的装束,不出所料,这又引起了一阵恶寒。他应该穿黑色带条纹的西装,量身定做的意式剪裁,罗维诺重新思考了一会儿,安东尼奥的肩已够宽,肩部的垫料也许就不用这么多,稍微俏皮一点的领带也能衬他……至于下半身,脚上的皮鞋一定得换一双,他不小心又看见了“青蛙”鞋子里皱巴巴的袜子,他一定没有穿小腿吊带。罗维诺又浅皱了一下眉头,这接连而来的想象让他沉默了一会儿,安东尼奥以为是自己让他觉得无聊了。

“抱歉,和我说话一定有些闷。”他微微耸了耸肩,那件蹩脚的西装在他壮实的身子上发皱。

“不……”在思考该如何回答之前罗维诺就否定了这一看法,这让他的脸又红了一分。“我,我是说,你比那些一直在说自己观点的人好多了,和那些人说话才叫无聊……”

“是吗?我很开心。”他放轻了音量,在震耳欲聋的爵士乐中罗维诺什么都听不到,但他凭着他的口型猜出了这句话。“不过真可惜,每个人都能在看见我的那一刻笑出来,可是你一直没笑”

“你在拿自己当玩笑。这很蠢。”

“但这能让姑娘们笑。”他又耸了耸肩,带着一脸不在意的笑容。

“但她们也只会笑,对你提不起兴趣。”

“你说得真残忍……我本来以为这也算是条讨人喜欢的捷径呢。”但他看起来完全不在意罗维诺的否定。

“你需要一个老师来好好教教你。”

“是,需要一个很好的老师。”

这时,舞池里的查尔斯顿舞者上场了,这位有名的女伶甫一出场便引起了一片欢呼声,她穿着一件缀满蕾丝的天鹅绒裙子,上面还绣了些亮片,灵活的脚踝踩出了急促的步子,越来越多的人跳入舞池,罗维诺看见费里西安娜拉着一位面色微红的高挑男青年踏进舞池,她的头饰歪了,项链的链坠也跑到了背后,但她显然十分开心,拉着她的舞伴一起舞动。

“维尔玛·凯利!”有人大叫舞者的名字,维尔玛停顿了下,向观众们献吻,这又让全场沸腾了。

他本以为安东尼奥也在看着舞池里的男男女女们,而就在他瞄向他面庞的那一刻,罗维诺发现安东尼奥也正在看着自己,就算被抓了现行,他也没有逃避罗维诺的目光,反而又是笑得让人恼火。

罗维诺没心思跳舞,也没心思再在这个男人身边呆下去。他喝完了香槟往回走,尖锐的小号声不断促响着,空气中好像有着粉红色和酒红色的酒雾,要把这一群爵士时代的弄潮儿们弄得迷醉不堪。那个爵士女伶把步子踩得更急了,就算是没有舞动的人们,听见这声响的组合,也会呼吸急促,满脸通红。

安东尼奥跟了上来,挤过一个又一个装束奇异的女士和穿着高级西装的男人。在蹭过最后一位女士的臂膀之后,罗维诺停了下来。

“等等,我知道你!”罗维诺转过头来大声说道,但这声响在爵士乐里显得微不足道。他讶异地看到安东尼奥跟在他后面。他突然想起这个让人觉得熟悉的男人是在什么时候第一窜入他的视野的,他有些恼恨地看着安东尼奥走过来。 

“你是那个小提琴手。”他盯着那双眼睛,却没发现安东尼奥正在拉近他们二人的距离。

“你的确很细心。无论是对衣服还是对人。”

“这不是开玩笑,你只是个小提琴手!”一个小提琴手,虽然也不是一文不名,但一个小提琴手,居然敢去向费里西安娜献殷勤。

“我知道。”他微笑道。“那你现在是不是开始觉得我无聊了?”

“……”罗维诺却回答不出来。

“你看过我的表演……是什么时候,上个星期四?还是别的时候?”他继续问道,显然有些兴奋。

“我……没必要告诉你。”罗维诺试着躲开他的眼神。

“你觉得我在台上穿得怎么样?”安东尼奥换了个话题。

“花里胡哨的演出服没什么好评价的。”他已经找不着费里西了,该死的爵士乐还没有停下来。他忍不住又补了一句:“我讨厌你在上台时穿的那件衬衫,燕尾服就不该配没上过浆的衬衫。还有领结,实在太花哨……”

“你可以教教我。”

“为什么?”罗维诺问道。

“你看起来懂很多。而我是个服装门外汉。”他说道。“我会做些事情回报你的。”

可惜罗维诺看起来什么都不缺。他第一时间想要回绝,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臂膊,罗维诺微皱着眉头看向他,安东尼奥立马就放开了,爵士乐太不衬一个小提琴手,罗维诺想起他在台上微闭着眼时的沉醉申请,安东尼奥在嘈杂的这个环境里略有些突兀。

“你在开玩笑吗?”罗维诺真的翘了翘嘴角,然后立马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这是个邀请,再说,我也不会让你一无所获……”

这一曲快要停了,聚在一起的人群在发出一阵欢呼之后,那位芝加哥来的舞者也谢了幕。满脸潮红的姑娘们开始抱怨这个房间没有足够的冰,男人们拿起香槟喝了几口,毫不在乎额上流下的汗水,好像满身汗臭对于他们来说是男人味的证明。

罗维诺发现自己差一些就站到了房间的角落,他扯了下那件可笑的灯芯绒西装的下摆,安东尼奥微笑着回头。“听着,我可以帮你,但是你得保证你以后不会用参加化装舞会的态度再来参加这种所谓的主题派对,弗朗西斯……他只是想要让你来出丑。”

“成交。”安东尼奥笑了笑。“你就真的这么讨厌这件衣服吗?”

“这像是沼泽里的烂泥染绿的尸衣。”

“我可以脱掉它,很快。”

罗维诺摇摇头。“你的鞋子也是一场灾难。”他顿了顿。“总之,别让别人随便嘲笑你……”

“我不在意。他们都是挺好的人。”

“他们都是势利鬼,该死。”他加了重音。

“你的妹妹不是,她很亲善。对一个小提琴手。”

“她可能不知道你是小提琴手……”

“那就是说,只有你记得,那也不错……”安东尼奥把手放在背后,他有些热了,把绿色的手套脱下来。

丢掉那双手套。罗维诺差点就这么说出口了。

“我该怎么联系你,你在电话簿上吗?”罗维诺问他,打算快点解决这件事情。“一个电话号码或者是地址,我也可以送信。”

“我知道你会在电话簿上。我可以用剧院里的电话打……”

罗维诺点了点头,下一曲似乎马上就要开始了,而他想躲一躲这让人头疼的爵士乐,一只戴着白色绸手套的手伸了起来,腕上是三排珍珠链子做成的手饰,这是费里西安娜的手。“罗维!罗维!”

他看了一眼安东尼奥,后者说了些什么,但不巧,小号手也许是出于炫技的心理,在舞曲的间隙开始了即兴演奏。说完这个男人又朝他笑了,罗维诺只能转头,朝费里西的那个方向走去。

他感到一阵眩晕,他从唇形判断安东尼奥说的是“我会打给你的”,这是派对的后遗症,费里西安娜挽着他,往舞厅中央走过去,他再也看不到哪里有穿着滑稽的男人了,她踩着曼妙的滑步带领着他往前,而他几乎谁都看不到了。

盛宴中,一个带着孔雀羽尾巴的女士走过,还有一个装扮成花栗鼠,头上带着皮毛饰品的可笑女人,一个还在不断掉着兔毛的姑娘,还有他身边这位如金子般的仙子女王。跳起舞来的轻佻女郎。罗维诺脸面微红,把香槟一饮而尽。

他听闻了关于小提琴乐手的很多事情。

 

TBC

评论(3)
热度(150)

© 一块诶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