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黑色小熊软糖

百万富翁(五)

※百万富翁第五章

第一章回顾  伊壁鸠鲁Epicurus  第二章回顾 安普罗斯Ampelos 第三章回顾 纳西索斯Narcissus 第四章回顾 缪斯Muses

※如果对这个系列感兴趣的姑娘可以订阅百万富翁这个标签↓↓

※其实百万富翁的章节名称到现在为止都是我随性取的,收录到本子里的时候可能会改动……


爱珂Echo


    “夏天都快过完了,费里西。”罗维诺呼出一口气,嘴唇微开。“你还要买这么多薄裙子干什么,还有你那成堆的新泳衣,都没穿过呢。你一定是被这些店下了什么蛊。”

    “夏天永远不会完——”费里西安娜的指尖划过那一排货架,旁边的女店员替她拿下那几件衣服,她趁这个机会回头,把那充满希冀的眼神丢给她的哥哥,精心打理过的发卷在她的后脑勺晃了晃。“如果夏天完了,那也可以等,等下一个夏天再来。”

    “你是个小蠢蛋。”罗维诺轻声说道,但又见到妹妹噘嘴。“等你什么时候被冻得又生了病,那就好玩啦。一整天躺在床上,说些胡话。”

    “唔,就算那样。”费里西在沙发上找了个地方坐下,小腿并拢着。“那我也得穿着我最喜欢的裙子生病。”

他挑了挑眉。“看来是我想错啦,费里西。你只是中了伊丽莎白的蛊,不是服装店的蛊。”

她不做声了一阵,罗维诺有些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费里西白皙的后脖颈伸直着,脸颊上的红润不像是被腮红伪装出的那般虚假,但她的嘴角的确是耷拉着的。这可和平时笑嘻嘻的她不同。罗维诺已经学会聪明地观察,毕竟像他这样不太会说话的人,只能靠观察力展现一点点对妹妹的体贴。

女店员把那一件件衣服的裙摆撩起,其中有些修身的款式甚是惹眼,看得出这家店的裁缝很舍得下料子,有那么多的缎裙、软纱、绸摆和丝线,又那里需要狠狠束起的腰部和毫无用处的裙撑呢?这个时代的时尚是那么的自由而瑰丽。

虽然有那么多的时髦款式在眼前,但他的眼睛一下子便被藕色的那件长裙夺走了。那件绸裙极其修身,怕是会让一部分不懂时尚的乡下姑娘脸红起来。最显精致的,还是上面绣着的无数颗水晶珠。绣出的图案以中线呈严谨的对称。和费里西平时穿的那些下摆外扩的舞裙不一样的是,这件裙子的下摆微微收紧,没有任何花哨的装饰。他转念一想,费里西可能不太喜欢这样的裙子,这样一件没法任性地摆动双腿跳查尔斯顿舞的裙子会让她觉得沉闷的,这样的裙子适合任何一种缓慢的舞步,它勾勒出的那暧昧曲线绝对不会白费,就算是最挑剔的舞伴都会觉得穿上这裙子的女孩儿美若天仙。

费里西拿起那件桃粉色的往身上比了比,不拿衣架的那只手覆在胸脯上,固定着裙子的领口,而站在她对面的哥哥便轻轻摇了摇头,这件裙子的颜色透着一股轻佻之气,它本身就带着一股劣质的香粉味,况且,费里西也已经过了那个能够随便穿什么颜色的年纪,于是她也摇了摇头,把那件裙子递给女店员。

“颜色太亮啦。”

接着是亮黄色的一件,上面也缀着些亮片,这回她犹豫了一下,指尖抚着那一部分的软绸。她转头看着哥哥,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你可以在家里穿。颜色看着……不错。”他在搜寻一个模糊的形容。“会让人觉得舒服。”

“我也觉得颜色好看。”她在镜子前左右摇摆了一下。“但这个款式会不会有些老气?如果家里偶尔来了客人呢?”

“那你会让他们宾至如归。”罗维诺的嘴角微微上扬。

“唔,你说得对。”她把这件衣服递给另一个女店员。“一件在家穿的裙子。我还想再挑几件出去玩的裙子,比如喝茶、参加读书会。”她在那堆裙子中挑挑拣拣。“不能太出挑,又精致好看的款式。”

裸粉色、淡棕色、薄绿色、茶绿色。长裙、短裙、收身裙、宽松裙。再辅以独一无二的装饰和刺绣,难怪那些女人们会不断地把时间花在挑选衣物上呢,要是再加上鞋子和头饰的搭配,耗一整天去准备晚宴的装扮都不为过。罗维诺在很早之前就领悟到了这个道理,费里西安娜也最喜欢听他给的意见,这对兄妹对美的理解有着非同一般的契合度。

在买下了一件抹茶绿色的低腰裙和一件在前胸绣满花样的裸粉色裙之后,费里西安娜终于拿起了那件藕色的长裙,她游荡在整个房间的目光重新锁定于这件衣裙之上。淡玫瑰红的唇呢喃着些许惊叹之词。

“真是美极了……”她的指甲和腰部绣着的银线相会,绕过了那些成簇分布的钻石之后,一直沿着那些勾勒着完美女性线条的几何线向上,她把衣架放在了自己的锁骨处,稍微在镜子前比了比。

她的哥哥走上来,站在她的后面轻声说道:“漂亮极了……”

“但是,罗维。”她亮闪闪的亮琥珀色眼睛看着镜子里的他。“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

他摇了摇头。“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费里西,你一贯的自信都去哪儿啦?”

“也是。”费里西安娜在镜子前咯咯笑。“我从来不能拒绝美丽的事物。”她把那件晚礼服裙交给旁边的女店员。“我要试试看这件……顺便带上那几件,我还有些犹豫。”

费里西安娜得在更衣的地方鼓捣好一阵子才能出来,此时的她还带着点少女的丰腴,所以她挑好的另外几件衣服也不一定合她的身子。但若是看中了的款式,她大可以花钱去量身定制。罗维诺把酒杯放下,走到二楼的栏杆处,他本是心不在焉的,一楼柜台处的店员正在整理近几期的《Vogue》,把它们放在杂志架上。

这间店少有人光顾,这种清闲也是一种证明,那些不舍得为衣饰花太多钱的人,是不会踏入这个地方的。费里西安娜爱死了这家裁缝师傅的手艺,她说那些绣好的花样“连收针结的排列都让人心醉”,刺绣用的线随着绸缎飘舞的方式飞舞,却又的的确确有着刺绣图案的质感,像是被缝进裙子里的一缕缕光,争抢着一次次重新回到裙摆浮动的表面。十八岁生日的那个晚上,刚刚成年的费里西穿着这家店的裙子俘获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在那之后,费里西安娜便再也没法对别家的舞裙动心了。

橱窗里展示着那件得意之作,当然,展示品是没有费里西的裙子好看的,她在这儿呆了一下午,只为让裁缝修改出完美贴合她身体的裙子来。罗维诺陪着她,嘴里嘀咕了许久,但在妹妹踏出更衣间的那一刻,他把那些腹诽都消化得一干二净。

在他兀自踱步之时,罗维诺略微听见了一些响动。这家店新来的客人本来不关他的事情,但那银铃一般响动的声音他倒是永远不会忘记。刚进门的伊丽莎白笑着回应她同伴的一些问题,站在她身边的是谁?好像不是她那位令人烦躁的未婚夫基尔伯特,而是一个比他稍微矮了点的男人,黑樟木色的头发,被不用心的手整理成勉强能够入眼的样式,一部分倔强的发尖仍然翘着。

罗维诺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小步,然而身体前倾着背叛他的意识。

他显然也认出了他,在走上楼梯的时候对他展开一个微笑。

伊丽莎白看见了他,继续咯咯笑。“真巧啊?”他有些尴尬,只能微微点了个头。

“伊丽莎白,下午好啊。”罗维诺浅浅微笑,然后犹豫着吐出他的名字。“安东尼奥。”

    他如罗维诺所料地绽开笑容,之后同他握手。“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你。”他的语气轻松如常,迟钝的人是没法轻易地尝出空气中的尴尬气氛的。

    “我是和费里西一块儿来的。”他怎么觉得房间里有点热?“她要来买点新裙子。”罗维诺多希望这个和他认识没多久的男人能忽略他轻微的慌乱,而去在意他话的内容。

    “是吗?”他的眼睛亮着温和的光。“你是来陪她的?他还没等罗维诺作出下一步的反应,就兀自下了结论。“真是个好哥哥。”

    “我……”

    但他忘了伊莱扎也在场,那个女人轻笑着,仿佛是要说些必定会让他犯窘的话。“哦,安东尼奥,你不知道,他可不仅仅是来付钱的,费里西认为她的哥哥品味非凡,总是能给出绝妙的建议。”

    罗维诺皱着眉头,又不好反驳。“唔…她只是今天找不到伴儿来陪…”

   “别谦虚,罗维诺,我倒是希望基尔伯特像你一样这么关心我的打扮呢…能当你的女伴一定很幸福,毕竟你对这一块总是别有见地,我们都知道。”伊丽莎白想起自己未婚夫的那副样子,摇了摇头。“啊,只有东尼还不知道,对吗。”

    而那个男人倒像是得胜一般绽开了笑容。“实际上,”他说“我上回刚和罗维诺谈过这个话题,他给了我很棒的着装建议。”他朝他眨了眨眼睛,罗维诺不自禁地勾了勾嘴角,而后又别过脸去。

    “唔…原来如此。”伊丽莎白含着脸,半带挑逗地看着罗维诺,挑了挑眉毛,她就像是闻到了食物香味的猫咪。“你们可以好好交流交流。”

    “事实上,费尔南德斯先生并不需要我的建议。”

    “你可以直接叫我安东尼奥。”他温柔地打断罗维诺的话,也不顾后者眼睛中一闪而过的惊异。

    “安东尼奥,你…最近看起来不错。”他客观地评价道。“这件西服的料子挺棒。”

    “你的眼光真好…”他又轻笑了起来,罗维诺讨厌这笑声,仿佛他是在通过笑声放松他紧绷的思维。“这件贵得吓人,花了我至少半个月的工资。”

    “哦,那乐团的经理应该给你涨钱!东尼,你可是台柱子,他应该每场都给你分成,首席小提琴手怎么能连套西装都要攒钱买?”伊丽莎白说道。

    “唔,那我就不知道了,经理老是抱怨最近卖的票子少了。”他抿嘴。“现在的人们更喜欢看电影。”

    “他们有的人说,电影只会流行一时,马上就没人去看啦。”伊丽莎白接话。

    安东尼奥看向罗维诺,仿佛在期待他给出不一样的观点。

    “我倒不那么认为。”这个年轻男人认真的时候眼中闪着光点。“电影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产业,如果技术能够得到好的发展,我相信它以后会占领我们一部分的生活。”

伊丽莎白点了点头,她和费里西安娜都喜欢电影,如果给她一个机会,她也会很愿意去饰演一些什么,她在小时看过梅里耶的电影,一直以为那个小箱子里装的是魔法,那块发光的小孔连接着另外一个世界,到现在她仍然这样认为。

罗维诺的话让她觉得开心。但在这之前,她不认为罗维诺会持这个观点——仿佛是谁影响了他那略显古板的头脑似的!虽然她是费里西的至交好友,但她仍然在摸索着罗维诺的性格。

有趣的是,费里西和罗维诺看上去是如此的不同,但若细细剖析起来,就会发现这两个人身上的共同点之多,令人惊叹,他们就好像是银河两端交相辉映的两颗明星,闪耀着类似的光芒。费里西兴奋微笑时的脸红和罗维诺的如出一辙,只是费里西会大大方方地在别人面前展现,另一个人这么做的时候却是迅速地意识到自己这样做太小孩子气,然后收起那颗因愉悦而膨胀的,疏松的心。

而她的确再次察觉到了一些什么,陪着她来这儿的那个小提琴手已经开始熟络地向罗维诺搭话了,他们放低声音说着话,罗维诺看着伊丽莎白的裙子,视线正好绕过安东尼奥的身体。他偶尔快速地瞟一眼安东尼奥的脸,再把视线转移。说实话,伊丽莎白还没见过他这么不自然过。

“……我其他的艺术家朋友也可以来吗?”安东尼奥说。她抓住这个机会,上前一步加入他们的对话。

“你其他的艺术家朋友!你说的是艺术家朋友?唔,我也想见一见呢。”

安东尼奥有些窘迫地朝她眨巴眼睛:“实际上,我说的是罗德里赫……”

她居然看见罗维诺在那一刻的身体抖了一下。

“呃……”而伊丽莎白也没法说些什么。但她绝对不是故意想要把事情搞得更糟糕的。“朋友?你是不是还在和他住在一起……”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打断了这句话。

她转过了微微泛红的脸蛋,看着罗维诺的身体也似乎因为听出了什么一般悄悄后退了一步。安东尼奥带着微笑的脸泛着不让人轻易察觉的苦笑,他的手伸到颈口,仿佛是想松一松领结。最终,他从喉咙中发出两声尴尬的轻咳。

“罗德里赫?”她听见罗维诺缓缓开口,这种语气是她最讨厌的一种,仿佛他又粗暴地被谁扔进了社交场合里一样。“你知道的,他是我们瓦尔加斯家的至交好友。”他在说我们瓦尔加斯家吗?“我和费里西安娜都很喜欢他。”上一回他叫费里西安娜的全名是什么时候?

“我没想到你们和他的关系这么好”安东尼奥问,也许是闻到了空气中弥散着的尴尬。

罗维诺意识到自己盯了太久他的脸颊,他没法在这个男人面前造作地说些社交辞令。“唔,我们都很喜欢他。”他看向伊丽莎白,而她也正盯着他。罗维诺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些许苦涩,她轻轻摇着头,而她就算不这样,罗维诺也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他是我和费里西安娜的钢琴老师。我们跟着他学了几年。他很棒。”

“我没听他说过……!”安东尼奥眼中闪着些许欣喜,开始想象兄妹两坐在那儿弹钢琴的样子,他想象着他们共弹一曲四手联弹时,罗维诺的细长而白皙的手指在琴键光滑的表面犹豫着滑动的样子,费里西弹跳着的小指朝他的左手移来,他温柔地往右退。

“你们俩弹钢琴的样子,一定好看极了。”他如此评价道。

“费里西是个天生的天才,样样都精通。”罗维诺移开目光后说。“我弹得远不如她。”

“别这么说,罗维诺。”伊丽莎白凑了上来,脸上的忧郁已经一扫而光。“你喜欢弹琴。我很怀念费里西生日上你和基尔合奏的那一曲呢?那首曲子叫什么来着?”

“春天奏鸣曲。”罗维诺回答道,回答得过于迅速而没反应过来站在他面前的是位小提琴手。

“我喜欢那首曲子!等等,基尔他会小提琴吗?我从来不知道这回事。”他转头看着伊莎贝拉,脸上是遏制不住的笑容。

“他那点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罗维。”他没叫他的全名,这让罗维诺小小地一惊。“你会弹那首曲子?”

“我学过一点。”他顿了一下。“也是不足挂齿。”

“哦,亲爱的,你别谦虚了,费里西那天多开心啊,你弹完之后她就抱着你的脖子没松开。”伊丽莎白咯咯笑。

“别再提,那多让人尴尬……”他用手掌挤压着那排手指,这是他略显紧张时的习惯。罗维诺抬头,又看见安东尼奥朝他那儿看来的眼神。

“尴尬?我可是想再听一次呢,罗维诺。”

他有些局促地别过脸,不巧朝她露出了他通红的耳朵。他想要装作漫不经心,反而因为生硬的动作而显得刻意。罗维诺祈祷着安东尼奥别在这一刻再说些什么,至少别在现在。

“我也会那首曲子!实际上这是我的成名曲之一。我喜欢这首曲子。”那个男人突然毫无预警地再次眼睛发亮。“或许你有兴趣和我试试看合作?”

伊丽莎白拍了一次手,“对呀!罗维。我和费里西、贝拉、诺拉都想再听你弹一次!这真是绝佳机会,这儿有位大音乐家与你共奏……”

罗维诺微皱着眉头,眼神躲闪,满脸通红。“我早就把谱子忘了,莉兹,你这是让我出丑……”

“把这当做是一个挑战吧,宝贝儿。”伊丽莎白挽住了他的手,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周六怎么样?周六,你可以邀请安东尼奥来,你绝对得邀请他。”

“我邀请过他了……莉兹,我的天哪。”罗维诺简直觉得自己一事无成,那句坦白陈词在他能够思考之前就溜了出来。“这也太……”

安东尼奥往前垮了一步,微笑着看他。“我们该找个时间练习吗?”

“你可以在任何时间造访瓦尔加斯宅。”她听见了罗维诺嘟囔着的那几句抱怨。“哦罗维,费里西近来无事,我又常在你们家留宿,东尼不会没有人陪着玩的。”

“我很荣幸。”安东尼奥说道,他盯着青年垂下的上眼睑这么说道。如果那双眼睛能乖乖抬起来直视前方,那一定比他现在所见的要好看得多……

而他真的这么做了,像是听到了安东尼奥心中的呼唤,眼中不见窘迫和愠怒,而是一种奇妙的,让人觉得矛盾万分的复杂喜悦。

“哦,我的宝贝儿!费里西!”伊丽莎白叫出了声,右手拍了拍罗维诺的肩膀,迫使他从这对视中被牵拉出来。“你真是美极了。”她在那个“美”字上拖长了音。

“莉兹!”费里西顾不得自己没理好的那两串珍珠项链,任它们缠在肩膀上,和莉兹行贴面吻。“我没想到你会在这里。”她有转过身来,略带夸张地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陪着我回去,我就想来这儿看看。”她注意到了费里西身上那件裙子。“我的天,你是怎么找到这条裙子的……”

“罗维第一眼就看见了它,我起初还犹豫呢……但是它还是那么漂亮,对吧?也不会太过。”她转过身来,展现着深领修饰得恰好的纤瘦背部。

“那我们就买下它?罗维,我知道的,你肯定会买的,你也喜欢这一件对不对?”

她的眼睛像他身边任何一个精力充沛、无忧无虑的青年人那样随时都闪现着光芒,他听见了那一声轻轻的微笑声从他耳边传来,罗维诺只能叹口气缴械投降。

“我无法拒绝,费里西。”

 

TBC


※写得太累我根本找不着北……

评论(1)
热度(62)

© 一块诶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