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黑色小熊软糖

百万富翁(七)

※百万富翁第七章

第一章回顾  伊壁鸠鲁Epicurus  第二章回顾 安普罗斯Ampelos 第三章回顾 纳西索斯Narcissus 第四章回顾 缪斯Muses 第五章回顾 爱珂Echo 第六章回顾 卡俄斯Chaos

※如果对这个系列感兴趣的姑娘可以订阅百万富翁这个标签↓↓

※我果然已经不会在正常时间发文了


阿比斯Abyss


   “哦,哥哥。你的脸可真红。”费里西安娜关切地走上来,盯着他热度未消的脸,罗维诺才看清房间里的两位客人,莉兹坐在沙发上,旁边是站着的基尔伯特,他们三个人似乎都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罗维诺此时大汗淋漓,脸颊微红,他的表情也似乎和上午不太一样了。费里西显然以为是这天气让他有些中暑。

   “罗维,你看起来不太好。”莉兹站了起来,拿了手绢放进盛冰的盘子中浸了浸,把它递给罗维诺。

   “我还好,费里西,谢谢你莉兹。”他想做出一个微笑来让这两位女士放心些。罗维诺看了一眼基尔伯特,又因尴尬而迅速移开了目光。“贝拉去哪儿了?”

   “她回去了,她的哥哥要求她早些回家,我们在服装店里花了太多时间。然后我就带了莉兹和基尔伯特回来,他们可以和我们一块儿吃晚饭。”费里西轻轻挽着他的手,让他坐在了单人沙发里,看着罗维诺擦去脸上的汗水。

“费里西希望有人陪着说说话,我们就来了,希望没打扰你,罗维。”基尔伯特说道。

“这挺不错的。”罗维诺低声赞同道。“多了两个人能在餐桌上说说话,饭后也能一块儿散散步。”

莉兹挑了挑眉,竟然对他这样的反应感到了一丝惊讶,相信这里的三个人都以为罗维诺不会赞成他们留到这么晚呢。直觉告诉她,有什么对罗维诺造成了影响。

“那我们接着讲?罗维,我们刚刚在讲一个有关安东尼奥的事儿。我和莉兹都快笑翻天了,基尔正好认识剧院的老板,他也提供了一些消息。”费里西狡黠地笑笑,把眼睛眯成一条缝。

“安东尼奥?”

“对啊,他最近可是这儿的大红人呢。姑娘们私下里给他取了个小绰号——Toreador!”费里西安娜特地在那个词上加了浓重的卷舌音,惹得那一对情侣一块笑了起来,莉兹用手套遮着嘴巴,眼角却在观察坐在那儿的男主人的反应。

罗维诺也忍俊不禁,他向下看着,眉毛动了动,再抬起眼睛时,脸上竟然多了些神采。

“这个名字真俗。”伊丽莎白笑着评价道。

“我认为是斯皮利小姐起的,她对安东尼奥特别上心。她总是想去看他的表演,每场都去。”费里西坐在沙发扶手上,挨着罗维诺。

“我倒是知道些你们都想知道的消息,女士们。”基尔伯特给伊丽莎白使了个眼色。“弗朗西斯告诉过我,安东尼奥常常能在换装室里收到一大堆的花,斯皮利小姐署的名。他们现在还在烦恼该怎么每天打扫堆满花朵的换装室呢。”

“哦,我的天。这可真是。”伊丽莎白轻轻摇着头。“我本以为她会喜欢上一个英国公爵,或是希腊王子什么的。”

“可怜的安东尼奥,斯皮利小姐多多少少还和剧院老板有些关系,我认为他接受她的追求……也未尝不可。”基尔伯特喝完了手里的那一杯酒,把未融化的冰块留在了里面。

“哦,基尔!我不那么认为。我觉得他一点儿也不喜欢她。”费里西突然提高了音量,仿佛是在替谁大声辩护。“我觉得我们所有人,都该为了爱情结婚。你和莉兹,你们两就是完美的一对。”

“唔,你在说这句话之前得先看看我嫁了个什么样的人,基尔以前可是连猎鸟都输给我无数次呢。”莉兹接过了基尔给她的酒杯,用不出声的唇语说了句谢谢,眼神在这二人之间秘密交换着,而后她又像是憋不住了一般咯咯笑了出来。

费里西刚巧说到一个有意思的事儿。“斯皮利小姐以前的时候也这么捧过一个男演员,弗朗西斯说的。她花了好大力气搜集那个帅气男人的海报和照片,贴在宅子里的某个房间里。弗朗西斯还说,那个男演员还特地被邀请去了斯皮利家的酒会,在被领到那个房间的时候露出了尴尬之色呢。”

“你还真是会从他那儿打听来一些风言风语呀,费里西。”罗维诺好像心情不错,语气也只是调笑的程度。

“我听说过她的一些疯狂举动,但是,我不觉得她这么做是真心的,那个男演员现在也不知怎么了——多半是成了过去吧,她又会找全新的目标。她在狂热之时也不是说要下嫁那个帅小伙吗?现在她的心变了,以前那些事情也就不算数了。”伊丽莎白淡淡地说。

“哦,哥哥你听见了吗!你得告诉安东尼奥。”费里西就像个小精灵一般,绕到了沙发后面,对着哥哥的耳朵说话,仿佛他听不太清似的。“他得小心点儿啦。”她说完,又咯咯地笑,仿佛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罗维诺看着她兴奋异常的脸,又只得发出几声不经心的笑声,仿佛经由这两声笑损失了一部分快乐的力量,他明白,我们的时代里,只要有钱,最漂亮的姑娘都会跟着你跑,才华、美丽、排场,统统可以用钱买到,这等不公一直存在,却无一人奋起直呼,只有那穷酸的艺术家和作家们才会为此说两句,那卑微言语的力量,立马就被湮没在钱币的海洋之中不见踪影。

用钱可以买来安东尼奥的一场表演,用钱可以买来安东尼奥的一次独奏。而只要你有更多钱,他也可以用你买的指环套住你的无名指。斯皮利小姐的意图清晰易懂。这世上连大洋彼岸的那些个公爵伯爵长子的头衔都待价而沽,嫁给一个贫穷英俊的音乐家,这笔婚姻交易还很寒酸呢。

“唔,我觉得费里西说得对,安东尼奥看起来心无旁骛,根本没有什么恋爱的打算。”基尔伯特说。这几句话把罗维诺从漫无目的的思维漫游之中拽了回来。

“是吗,我本来以为他抓着今年社交季的尾巴找到一个相好呢。”

“不,不,不,我觉得,像他这样的人,除非打定决心先好好闯出一番天下来,不然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爱情的。”费里西笃定地宣称。

罗维诺轻摇着头,一股未知的不安定感突然又袭上心头,费里西这话说的,似乎是过于了解这个男人了……他虽不相信她会背叛自己的爱人,但他赌咒,费里西从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么大的力量。

“哎……费里西,世事无常。”罗维诺终于开口。“你又怎么去完全了解一个外乡人呢?”

“不过,罗维诺,我觉得安东尼奥的确是个好人。”基尔伯特说,感受到了青年人疑惑的目光。“和他交个朋友,不是坏事。”

“哇哦。”伊丽莎白笑了出来,脸上也因这美酒微微泛红。“你们现在一个个都是探查人心的专家了,真厉害。”

本来关于婚恋的这些风言风语都应随着社交季的结束而消失得一干二净,而偏偏在夏日的热度还没完全褪去之时,一个重磅炸弹又迅速地在这个小圈子里爆炸了。莫娜·波诺弗瓦——新晋富豪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幼妹被嫁往英国,对方是一个落魄的伯爵,但他拥有联合王国内一幢有名的城堡,虽然这片祖产因为经济拮据而逐渐变成了一个空壳儿。几十年间,价值连城的画作和雕塑被运出拍卖,伯爵宅邸的佯装气派才得维持至今。

而莫娜·波诺弗瓦的突然订婚,更是让斯皮利小姐的趾高气昂有了妥当的理由。“看看她。”斯皮利小姐用扇子挡着自己脸上的斑点。“美人莫娜虽然出得起这个钱,但伯爵夫人的头衔对她来讲还是太沉重了些。毕竟她连自己母亲是哪儿的人都说不清楚。”她说完便冷冷地合起了扇子离开了。

斯皮利小姐的言论,并不是毫无道理,整个社交圈子都在窃窃私语着兄妹二人巨额财富的来源,他们好像就是带着一大袋子钱,被空投到这个城市里来的。弗朗西斯买了不少铺面和房产,莫娜小姐温柔聪颖,每次酒会上同别人玩牌总能赢得一大笔钱,一些男人说,她不像是个深闺女子,倒像是赌钱的老手。

但无论流言蜚语如何描述他们的身世,兄妹二人口袋里的金子却是实实在在的,那位伯爵也许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让莫娜成为了伯爵夫人。而这边的社交圈子里却有人唉声叹气,仿佛那片接受着伯爵先祖荫庇的祖宅要被玷污了似的。

“你知道吗,我觉得那些酸来酸去的人才是闲得发慌。”伊丽莎白这么讲着,一点儿也不顾就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斯皮利小姐。“看看莫娜,看看那张美丽的脸,再加上那无价的智慧,她不比那些个贵女妇人们差。”

“莉兹!”贝拉悄悄拉过她。“你就不怕这里的谁听到了,明天就回登在报纸上……”

“那又如何?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

伊丽莎白拿手左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微微撅起了红唇。突然间,一双大手熟练地绕上她的肩膀,“基尔。”她看着他莫名微笑的面庞,明白是什么神秘力量让他能摆出这样痴迷的表情来。

“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伊丽莎白。”而他在莉兹调笑般看向自己的时候又像是板着一张挑衅的脸。“我是个传统的人,莫娜小姐虽然美丽多金,但是她也不过如此,你在评价的时候别太得意了。”

“哦,我明白了。基尔伯特,你敢说莫娜小姐让你看不上眼了?她在什么时候不是貌若天仙?”

“她看上去不像是个伯爵夫人。”

“她完全可以当一个女王。”

基尔伯特笑了几声,和他们一块儿谈话的姑娘们也笑了。“你们看哪,这个女王——我的女王却要把这殊荣交给别人了。”

费里西笑得格外开心。“你们俩真是让人吃不准。”她不禁想起前阵日子在酒宴上的那件轶事,这两人也是像现在一般斗着嘴,但那相互交流之间互相凝视的一幕被一个有心的摄影师抓到了,经过允许之后,这张照片被刊登在了时尚画报上,它躺在费里西的大腿上的时候,她本人不禁惊叫:“看看他们!美得像是走下王座国王和女王。”

莉兹撑开了扇子有些尴尬地扇着风,随后又被基尔伯特的那副样子逗得忍俊不禁。她清了清嗓子,再一次地重申了自己的议题。“她就是这么高贵美丽。基尔,你这么讲也没用……”

他们看似摈弃了这个话题,又重新开始聊起了其他事情,贝拉说起了上回在广告牌上看到的男明星,说那下巴“与罗维诺的极其神似”,如果站在远一点的地方,拿手指头挡在眼睛前,便能认出罗维诺的嘴唇和光溜溜的下巴。她们还笑着把那位青年叫来,印证这个论点。

罗维诺被推搡着挤到姑娘们的中间,带着些许尴尬。“啊,真有艳福,我们的奶油小生。”弗朗西斯拉长了音说道,如果这是哪一场波诺弗瓦宅的派对,这样在舞女之间之间被推来挤去的一定是波诺弗瓦先生本人。但是正在和他对酌的人显然觉得姑娘们的玩笑有点过分了。“呃,弗朗西斯?”他仍用那带着点口音的英语和这个法国人搭话。“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怎么?”

“罗维诺不太能喝酒,虽然他爱逞能,总是爱多喝。”他不停地在观察正在被姑娘们摆弄着下巴的罗维诺的表情。

“哦,东尼,你真是太善良了。再说了,他是瓦尔加斯家的大少爷,他从小便见惯了这些莺莺燕燕的。他随便醉一醉,你怎么不知道他是出于故意?”

“我不觉得他会随便就想喝醉的。”

“他只要想喝醉。”弗朗西斯眨眨眼。“那就没什么能够阻止他的。”

而他刚想反驳,却像是察觉到了这话之中的隐含之意一般把那句话咽了回去。

“哦,我很高兴你把罗德里赫也带来了,虽然可能会觉得我们找的钢琴家太过低俗。”

屋子不够人们跳舞,只能在那端着酒说说话,有名的钢琴演奏家坐在那儿表演着曲目,一边抛着媚眼。一些姑娘站在钢琴旁,当波诺弗瓦先生不怀好意的手碰上其中一两个姑娘的腰的时候,她们也只是轻轻地拍了拍这个金发浪子的肩膀,而他突然抢过了其中一位的酒杯,在钢琴声中大声说话,似乎他已微醺。但这丝毫无损他的风度。

“我们今天有幸能请到这个时代伟大的音乐家们,谢谢,谢谢,谢谢我们的科尔,我希望他能接受我的提议——成为波诺弗瓦宅的专属钢琴师,但是他已经拒绝了我……我们的大音乐家!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先生今天也来了,还有他之前的好搭档,安东尼奥!名字长的快让我舌头打结的这位先生,他今天可是要好好表演一番,对不对?”

钢琴师识趣地站了起来,仿佛也在人群之中搜寻着下一个演奏者,但他绕过了有名的钢琴家罗德里赫,走到了刚刚还在姑娘堆里打转的罗维诺·瓦尔加斯身旁,邀请他前去演奏。

“哦,去呀!罗维!”费里西似乎是和弗朗西斯串通好了一般,于是这位可怜的年轻人又被推搡着坐到了钢琴椅上。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微微愠怒里面又故作轻松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袖口。一只手扶正了他的肩膀,带着些许热度,安东尼奥拿着小提琴。

“就像上次练习的那样,罗维。”

也许在他人看来,他们两个人就是随意地说了些话而已,但他俩的心里都明知,那个下午明明就没有做什么练习磨合的事情,他们倒是,做了其他的“一些事情”。

而最让他,这个年轻的钢琴手感觉到后背痒痒的是,这是他第一次观赏安东尼奥在台下的表演,上回的练习时间里面他根本没有打开提琴盒的盒盖,在提琴主旋律的地方安东尼奥也只是轻轻哼着。

而他们就这样要开始第一次的合奏,他也只是想当成是一次派对游戏,但是该死,那个最不该看他弹琴的人在这儿,他们从前的钢琴老师罗德里赫会很客观的看待他的演奏,还有他的其他一些秘密……

但罗维诺并不想在这里表现出丝毫的慌张,他还有一个角色要去尽力扮演,那个多才多艺气度非凡富家少爷的角色,必须倾尽他毕生的演技。他拿过弗朗西斯递过来的琴谱,把它摆好。

“那就开始了?”

主旋律落在小提琴上,钢琴的乐音只是单纯地在为其伴奏,罗维诺在此时能够完整地感受到另一个人的演奏似乎是在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并不是跟着他走路,而是一种体贴的萦绕感。代表着春天的快节奏的乐音,这时候却溢满了些许柔情。这种莫名的观感出人意料地持续着,就算是在钢琴主宰旋律的那几小节也没有减缓,几个不明不白却也不令人注意的错音过后,演奏仍然在持续着。罗维诺不消一瞥都能够感受到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眉间的褶皱,这个男人将音乐视作他的生命,而他生命的另外一些部分现在都多数落到了别人的手中,或者坦白而言,他的前情人们都要落在别人的手里了。

他不想去思考这个人是怎么想的。而轻柔的,体贴的提琴声,似乎也让人顿觉有些温柔过头了,像是一种悄无声息却显而易见的宠溺,他像个被带着前进的蹩脚舞者,要靠努力才能不踩舞伴的脚。但这是他的错觉,还是这本来就像是一种舞蹈?

罗维诺·瓦尔加斯几乎要无法忍受,而慌乱带来的是更多的错音,其中一个接近要毁了全曲,提琴手在关注到这一切的时候也悄然放慢了节奏而加大了力度。这也许真的是一次不太体面的共舞,而罗维诺·瓦尔加斯在这时候想到的却是他的钢琴老师坐在他的位子时候的事情。

而在罗维诺更年轻些的时候,或者是在他仍然在因为弹不好琴而被罗德里赫训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能够演奏一首完美的曲子了?他们就一直会这样体贴地共舞下去,像安东尼奥现在这样,但和现在并不同,他们会互相照料双方,就像两个完美的,互相照料,互相体恤,互相热爱的舞者一样……

他猛一抬头,正好越过三角钢琴看见了罗德里赫微皱的眉眼,和被那褶皱掩盖了近一半的眼睛。年轻的钢琴手在那一阵渐弱的弹奏之后就止住了。

他只知道体贴的提琴家似乎是半带惊讶地停止拉弦,然后放下小提琴的。罗维诺能够感受到安东尼奥看向他的眼睛里面的疑惑。“为什么?”那双可恶的绿眼睛说道。

然而这完美的停顿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怀疑,他们认为这是一种令人惬意的刻意安排。

一阵说不清是真实或是佯装的热烈掌声在他们周围响起,夹杂着许多微笑的眼睛。


TBC

评论(1)
热度(46)

© 一块诶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