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黑色小熊软糖

幻身华尔兹

※巫师基阳红AU,另外有三强争霸赛AU穿插于其中,捏造有,且多,注意避雷。

※如有OOC一定完全都是我的锅_(:з」∠)_


这一切的矛盾都起源于一块还没烘干的羊毛围巾。

阿不思特地施的自动烘干咒好像有点不灵,导致另一个老头拿起这块围巾的时候它还没干透。盖勒特觉得脖子是有些湿湿的,尤其是他把这块围巾束起来的时候,但是让他不绑围巾?这绝对不可能。在摆好了位置之后,他没忘记再给那个围巾一个简单的烘干咒——虽然阿不思曾经和他讲过羊毛织物不能用那种暴力的烘干咒语(上一回他用这个咒语烘干的是阿不思的长发,那可不是很棒的回忆)

镜子里缓缓飘过一个身着淡紫色长袍睡衣的身影,蓬松的银白色长发披散在背后,一起飘着走过的还有一杯正在自动搅拌的热茶,然后——盖勒特的围巾上就多了一个胸针,系在围巾中间,那只大黄蜂胸针还意犹未尽地动了动玻璃做的翅膀,表示对这个位置很满意。

“最好让它今天不会乱跑。”盖勒特把那只正在缓慢扇动翅膀的大黄蜂往上面挪了挪,但它明显不愿意。

“它活动范围只有你身上,不会飞跑。”阿不思·邓布利多教授还没来得及戴上帽子,他拿着茶杯垫着杯碟啜饮着新泡好的茶,没忘了挥挥手,让另一杯到盖勒特手边去。

“上回它爬到了我的后脑勺。”盖勒特接过那杯茶,茶勺立刻停止搅拌,乖乖躺回了杯碟上。“我很好奇还有谁没看见它。”

他这么说的同时,那只大黄蜂就往他衣领处爬了几步。

“那人们一定不会把它认成发夹。”他指的是盖勒特光光的后脑勺。

“那可不一定,我和你住在一起呢。”

“我只会用丝带绑我胡子。”说着,他就挑了一根新的淡紫色丝带在那束胡子绑成结。“哦,对了,盖尔,圣诞夜我得晚点回来。”

“什么?”

“三强争霸赛的圣诞舞会。三个学校的校长都必须参加。”

“那都是一百年前的老东西了。”他指的是舞会。

“魔法体育司重启了它,盖尔,你还错过了第一场比赛。”

“看小毛孩斗龙太无聊了。还有,我讨厌那个留着小山羊胡子的老黄牙——他叫什么来着。”

“卡卡洛夫。”

“卡卡洛夫。他真是个没种的傻蛋。”

“还曾是个背叛同伙食死徒,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阿不思在调整了五六次丝带的位置之后,终于带上了装饰着银月的丝绸帽子。

“总之,我得晚点回来,盖尔。”

“你说了舞会。”盖勒特喝完茶,挥挥魔杖,让那件精仿羊毛大衣飘了过来。

“是的?”

“我也可以去。”

走出门去的阿不思走回来,钻出半个头,亮闪闪的蓝眼睛透过半月眼镜看着他,“你的意思是?”

“我也能去。”他甚至都没移过头看他。

“作为……?”

“作为某人的陪同(plus one),我猜?”

“盖尔,我虽然也觉得很抱歉,但是我已经邀请了米勒娃了。”

虽然他装作没看见,另一个倔老头的脸色似乎一沉。

“我没在说是你的陪同,阿尔。”

“那就比较麻烦了,我觉得我们学校的老师应该还不怎么认识你。”阿不思瘪了瘪嘴。“而且,这本来就是学校里的舞会,小年轻们跳舞。”

盖勒特已经穿着大衣陷在那个单人沙发里了,一言不发。

“我会让福克斯回来带消息的,盖尔,我希望这次一切顺利。”

 

 

大厅里的严肃气氛虽然他不是第一次得见,但许多学生们仍然有些不习惯这个被装饰成银白色的天地,显然某些雪花魔法看起来有些过于亮丽了,不得不说一部分姑娘们仍然内心欢欣愉悦,她们现在穿着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站在自己舞伴身边,当然,男生们有些显然了无兴致——莫名其妙的青春期,年轻人啊。

阿不思·邓布利多教授收回了放在那些少男少女身上的目光,他的舞伴米勒娃正在和开舞的勇士们商谈,他还得迎接其他的一些教授还有他们的舞伴们,他们显然对这次舞会也有很大的兴趣。

“我记得上一回的三强争霸赛,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事情了。”马克西姆夫人和他说道。“哦,多么美妙的盛事啊,三个学院的学生又聚在了一块儿。”

“有年轻人作伴总是件开心事。”阿不思笑了笑,然后夸奖起了她的衣着。“顺便一提,夫人,您今晚真是美极了。”

她的脸上出现了少见的红晕,然后又别过头去,仿佛是在为了什么秘密的喜事而感到高兴。

“哦,阿不思!”卡卡洛夫伸出手来朝他挥去,他今天也穿了一身——和平时一模一样的衣服,头上的毛帽子换了一个样式,显得他的头又大了一圈。“我来得正好吧。”

“伊戈尔。”他后面还跟着一个人,阿不思眯了眯眼睛,突然噎住了下一句寒暄。

格林德沃先生穿着一身考究的深色西装,马甲的扣子系得紧紧的,还有一件半披风式的装饰外套(阿不思发誓他曾在三十岁的时候看见过他穿这件),最显眼的还是那只停留在他领口的大黄蜂胸针,它看起来状况很不好,仿佛是被人钉死在了那个地方,只能偶尔动一下肢提。盖勒特的帽子进门就已经摘下了,露出那带着老旧时尚气息的发型来。

“和你介绍一下……”

“你好,邓布利多教授。”他的老伴儿一板一眼地说道,打断了伊戈尔热情的引见。

“你好,格林德沃先生。”

“你们认识对方吗,那真是……”

“是的,已经很久了。”卡卡洛夫又一次地被打断了。阿不思用那仍然蓝得清澈的眼睛盯着他,另一方也目光矍铄地回敬。

“久得可怕。”

“那我就不便打扰你们寒暄了。”伊戈尔转身离去。迎面而来的是刚刚和领舞们交代完要紧事项的麦格教授。

“哦!”她先是小小地惊呼了一声,然后是一声轻声地问好。“你好,盖——格林德沃先生。”米勒娃看了看阿不思。“哦,我是不是该……”

“晚上好,麦格教授。”他很好奇他们几个人到底要这样故作正经地叫对方的姓到什么时候去。

“晚上好,欢迎来参加圣诞舞会。”她笑了笑,然后又补了一句。“欢迎来到霍格沃茨。”

“米勒娃,你能不能。”

聪明的女巫立马伸手做了个“我明白”的手势,“我再去确认一下出场顺序。”然后拖着那件墨绿色的长袍转身健步离去。

“哦,盖勒特。”阿不思叹了口气。“你还是来了。”

“你说得像是知道我会来一样。”难道预言者的能力还会传染吗。

“我只是来看看这场舞会。”他嘴上这么说着。该死的舞会,如果不是它的突然降临,今年圣诞他们还是可以在阿利安娜家过。

“可惜魔法部的在职官员不在邀请范围之内。”

“卡卡洛夫带着我来的。”

“你是他舞伴吗?”

“……我是上届德姆斯特朗的勇士。”

“对,一个被开除的——校友。”
“它是我母校”

“你差点炸了它——因为这个还被抹去了冠军的荣誉”

“你又不能赶我走。”老头挑了挑眉毛,摆出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丝毫不减当年招人生气的功力。“霍格沃茨不欢迎德国公使——明天的报纸上就会这么写。”

“好,好,你可以留下来——吃个晚饭什么的。但是开场舞就别了。”

他哼了一声,吹散了鼻子下面的八字胡。

“是啊——看着你那身紫色在舞池里晃悠,挺养眼的。”

阿不思透过眼镜看了他一眼,然后拉起了自己长袍——不难想象,上面绣满了银色的月亮和星星。(1)

盖勒特看着他走远,但他还是觉得从后面看来那件长袍还不错。

整个晚宴过程中,邓布利多教授都显得很克制,他先是点了肋排,看着那个小菜单,直接下命令就可以了,感谢这方便快捷的上菜机制,虽然在吃之前还得像念咒一样把菜名说得大声些。他还和卡卡洛夫扯了些皮,对方看起来还是非常介意让自己知道德姆斯特朗的所在之处,不知道他如果知道眼前这位老教授现在正在和那位德姆斯特朗的著名校友住在一起,会怎么想。

盖勒特·格林德沃公使在晚宴上显得沉默寡言,除了回答一些卡卡洛夫必要的问好之外,他没什么讲话的兴致。

“当然,我也觉得隐藏我们藏身的地方,非常必要。”他微微点了一下头,努力挤出一个不带有脸上褶皱的笑。

然后邓布利多教授就讲了那个有关于便壶的笑话(2),这是他上次留校睡觉的时候发现的,当然一帮人也都不知道真假。

毕竟阿不思——邓布利多教授无论何时都热衷于讲些有特殊含义的瞎话,有些听起来幽默感十足,有些则让人摸不着头脑。

 

 

 

阿不思·邓布利多教授准备着离开 ,现在舞池里面的人有些稀稀拉拉的,乐曲由华尔兹舞曲变成了充满了当代感的慢歌。高年级的舞伴们留了下来,还在舞池里慢慢跳着,大多数教授都已经离开了,米勒娃也在不久之前告辞,她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做。

他走出门,迎面而来是那个穿着半斗篷西装套装的老年人,他看起来也刚刚从里面走出来。

台阶上的学生也走光了,现在已经是可以休憩的时辰。阿不思看了一眼那个在舞会时岿然不动稳如山的倔老头,默默地提起长袍走向他。

看见另一个主人的靠近,那只被魔法禁锢住了大黄蜂在那里垂死挣扎一般一颤一颤扇动着翅膀,仿佛是在发送SOS的摩斯电码。

“你快把它变成昆虫标本了。”阿不思看着胸针说道。

“如果不这么做,他会爬到我脚上去。”

“但你今晚根本没怎么动,像座雕像。”

“是啊,驻足观赏一个胡子都要垂到地上的老头在舞池里连续和三位女士跳舞,多么好玩啊!”他听得出来已经有些生气了。

“哦,盖勒特。”阿不思眨着眼睛看着他,知道该怎么安抚自己的伴侣。“这是我的义务。”

“你的心里想的明明是‘我跳得还不错’。”

“难道你不觉得也是吗。”

等等,他们约好了不随便使用摄神取念的。

 

“你。”盖勒特顿了一下。“你和她们跳得很吃力。”

“我得说我也有老了的时候。”阿不思看着他,知道他和自己正在相同一件事情。

那个愚蠢的卡卡洛夫还在说着德姆斯特朗的神秘位置的时候,盖勒特和阿不思的心里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嗤笑。

一百年前的最后一次三强争霸赛在德姆斯特朗举行时,分别为自己的学校出征的两位勇士还不过十六岁和十八岁,阿不思和盖勒特在圣诞夜牵起各自舞伴的手,在舞池里优雅滑行,步伐得体,他们各自搂着舞伴,却在每一次擦肩而过的时候目光炯炯地看着对方,他们双方都在惊诧——原来那看似冷静执著的蓝色眼睛里面,还可以让如此蓬勃的热焰熊熊燃烧,在两个卓越美丽的人的脑海之中,他们仿佛是在与对方共舞。

“你现在,跳得僵僵的。”盖勒特蹙着眉头,有些不屑,又有些调笑。阿不思很高兴他还能认出这个被数层皱纹覆盖了的表情。

“很高兴你还能挑错呢,盖尔。”银白色长发老人抬起头,对他浅笑,两只眼睛的眼角伸展着鱼尾样的皱纹。

他们两个人的脑子里都盘旋着一件事情,虽然没有再使用摄神取念,但他们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你是对的,盖尔,是个使用隐身术的好时机。”

……但有时候阿不思还是会忍不住好奇心,毕竟他的伴侣的大脑在面对他时不怎么设防。

盖勒特伸出那只手,骨节分明的五根手指抓住了阿不思紫色长袍袖子底下的手,感受到伴侣长长的指甲划过自己的手心。接下来,两根魔杖一挥动,他们两个人就消失在了舞厅门口。

 

 

舞厅里面的舞者们仍然还在互相半拥着,迈着慵懒而缓慢的步伐划着属于二人世界的小圈子。

芙蓉·德拉库尔突然被绊了一下,让她险些崴了脚,她发誓自己似乎踩到了谁的裙摆,那是一块长长的布料,她有些不开心地回头望了一眼,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

 

“看看你那该死的拖尾长袍。”

“闭嘴。”

 

 

 

 

Bonus:

“我希望你现在去处理事情还来得及,盖勒特。”

“该死的,我就不该住下来。”

“喝了我放在校长室的这么多陈酿之后,我希望你能收敛一下你的语言——这里是学校。”

“哦,阿尔,该死,我不可能穿着这件衣服出去——”

“……”

“……”

“看我干什么?你要试试紫色丝绸长袍吗?”

 

 

 

 

(1)原著并没有描述校长的着装,这是我(可能是合情合理地)掰的_(:з」∠)_

(2)出自火焰杯第二十三章 圣诞舞会


评论(5)
热度(159)

© 一块诶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