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黑色小熊软糖

穿D&G的老魔王

※和 @Laceration 一起搞的巫师时尚界AU,水老师玩梗一级棒!

※OOC一定是我的锅,而他们一定属于彼此



     这一切争斗从天才设计师克莱登斯·拜尔本的辞职开始,正式步入了白热化阶段。盖勒特·格林德沃,欧洲巫师时尚界魔王,同名品牌Gellert Grindelwald风格奢华,剪裁硬朗,能码上去三排金色纽扣绝对不屈尊只做两排,上浆领口竖得高起,被称为爵士时代风格的领航者。

     自从巫师时尚界上一个领航品牌Dumbledore & Grindelwald因为意见不合解散之后,两位设计师纷纷单飞,分别成立了各自的品牌。在一片哀怨之声中,有部分评论人说这可能不算件坏事。脱离D&G之后的Grindelwald不仅在男装上终于把巫师时尚往前狠狠推了一把,在女装上也大有拯救女巫审美观的趋势。

     总之,克莱登斯·拜尔本的此次辞职,在旁人看来无疑暴殄天物。

     曾有好事的记者跑去堵在小锅盖头设计师的家门前,想要抓住他问个究竟,但在那之后小锅盖头几乎没有出过门,唯一来找他的那位小年轻长得非常朴实,全身穿着皆出自于快销牌Aberforth(来自英国,实用度和美观度成反比),他伸出快要磨出线头的大衣袖口同记者握手。

     “你是克莱登斯的朋友吗?”

     小年轻有些局促地点点头,然后又微微低下了头。

     “他现在还好吗?”

     小年轻点点头。“他挺好的。”

     “他对于接下来的职业有什么规划吗?作为一个天才设计师,我们知道有部分品牌已经向他投出了橄榄枝。”

     “我对时尚不太了解……先生。”他拉了拉那条围巾。

     “您对时尚不太了解,但是您的围巾居然是……Dumbledore的早年限量版?梅林的胡子,全世界不到五十件。”

      这个小年轻的脸都囧成了红色,不知道该怎么说话。“这是邓布利多先生给我的……我也不知道这个这么贵重。”

     “先生,我能问问吗。为什么,阿不思·邓布利多这么喜欢你?”这个记者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而小年轻似乎还从语气中尝到了一丝他不应该触碰的……愤怒?

     他抬头看了看那张脸,对方仍然是面无表情。

     “我不知道……”

     “谢谢您的配合。”他的手再次被那支冰凉的手随意地握了握,然后就看见那人衣角一甩,一个幻影移形使得利索。

     纽特·斯卡曼德松了一口气,他一向不擅长应付这些穿皮衣的时髦巫师,刚刚那人从发际线来看就可怕得不行。

     他打开房门,克莱登斯仍然在那方小床上蜷成一小团,四周漂浮着的全是最新的设计图,自从辞职之后他便日产五十张,这原因包括释放压力,更因为没钱买布料制衣。在纽特来之前克莱登斯的草稿已经多得够铺墙三面,

一身快销牌的纽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帮助克莱登斯,可怜的小男孩在辞职之后就过上的无业游民的生活,三星期中唯二卖出去的两件衣服,一件是纽特买给了自己的好朋友蒂娜作为生日礼物,另一件被慕名而来的蒂娜妹妹奎妮买走了,除了衣服钱她还很好心地给小设计师带来了免费点心。

奎妮来拜访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一圈漂浮着的设计图,她惊喜地询问这些裙子什么时候会被做出来的时候,年轻的设计师委屈地抬头看了看她。

“没钱买布……我很抱歉……”

    在一旁已经看不下去的纽特先生,顺手搜集了几张奎妮觉得好看的设计图(他不敢相信自己审美),当晚就给当年帮助过自己的霍格沃茨服装设计学校教授——阿不思·邓布利多送了过去。


    ※


     盖勒特·格林德沃在打开信封的时候有那么些害怕——万一这封信被施了什么“除收信人之外打开则立即焚毁”的咒语,那他亲自使出变形术蹲点纽特·斯卡曼德这么久岂不是傻子作为?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信件乖乖地展开了,阿不思·邓布利多那柔和的声音传来。

     “亲爱的纽特,我对发生在克莱登斯身上的事情感到非常抱歉,我仔细地看了你寄来的设计图,它们中的一些非常棒,而另一些则是超过了我所见过的设计师的最好水准,我匆匆和董事会商量了一下,如果克莱登斯愿意的话,Dumbledore的大门永远对他敞开!”

Dumbledore的大门永远对他敞开!他一下把手里的方形酒杯给丢在了地上。那封信也缓缓地飘到了他的桌面上,上面的字迹仍然他所熟悉的那幅怪样子。

珀西瓦尔·格雷夫斯的办公室就算施了一百个紧锁咒也无济于事,开锁高手——他的顶头上司已经决定贸然闯入,他穿着那身羊毛细纺大衣,马甲紧扣在上半身,衣服下摆跟着运动速度胡乱飘动。

“又发生了什么。”他实在不能忍受格林德沃每日给他捅三百个篓子的行为了。

“我相信我们这儿一切运作良好,格雷夫斯。”他走了进来,一个挥手,那封信就像是要贴上格雷夫斯视网膜一样地迎了上来。“您的拜尔本先生,他可能有些不好。”

“他要去邓布利多那儿?”他皱着眉头,把那封信从面前拍了下去。

“恐怕是真的。”

“格林德沃先生,哪怕一次,你都没有想过为什么克莱登斯会选择辞职吗?”鬓角已经出现白发的男人点燃了一根烟,抬眼看着那个浅色头发的男人。

“很遗憾,我只能说他不符合本品牌的经营理念。我也很抱歉。”他意味深长地回敬了一句,转身离开了格雷夫斯的办公室。

为什么总是有人想要离开?——似乎全世界都想要他承认这个错误。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忘了那封信件都还在格雷夫斯手里(而后者已经在办公室疯狂研究起了该如何通过信件地址去寻找已经失联的前·小男友)。格林德沃仍然被那句Dumbledore的大门永远对你敞开惹得心神不宁,身后贴在墙壁上的一圈裙子设计图看得他恼火,今年他嘲讽Dumbledore的副线快销牌Aberforth疑似抄袭的评论稿还没在时尚杂志《GOUVE》上刊登,对方已经做出了新一轮的攻势,对于他来说,现在可不是软下来的时候。

他重新把那一圈女裙的设计图给揪了下来,给打字机上了新的纸张,上面出现了第一行字。

“Dumbledore挖角高定贵牌设计师?品牌恩仇仍难减灭。”


    

“克莱登斯重新引领风潮!Dumbledore品牌新代言人已经内定?”

“阿利安娜小魔女首接代言Grindelwald 春季眼妆,面容姣好宛若春日女神”

“Dumbledore新品震撼世人,走在路上都会被麻瓜搭讪?!”

他仅仅是走在秀场后台,也没法躲过这些小报标题的精神污染,第一篇报道比较中肯,点名夸奖克莱登斯继承了Dumbledore一贯的简洁风格,尤其在腰线的处理上格外精细,轻便好穿的同时也不失风度。他的女装设计却略显得黑暗了些,适合高挑、凛冽的女性穿着,阿利安娜却表示很喜欢,也会参加走秀。

而让邓布利多笑到出声的则是翻过页的那一篇报道。

“Dumbledore新副线UGG再次刷新下限,疯狂diss高定贵牌算哪般?”

文章内容仍然是千篇一律的找茬,指出UGG这个名字便有Un GG的ANTI之意,其中的毛衣纹样也很有抄袭Grindelwald的品牌LOGO死亡圣器的嫌疑,不过除了这些,文章通篇没有提起该品牌主打的羊毛靴系列的设计,只是说了一句“丑的可怕”。顺便还发表了一下观点,“脱离D&G的Dumbledore毫无美感可言。”

邓布利多越看越是笑得开心,署名“Percival·Dwalldringe”的这篇文章登在这篇小报上实在是屈才了,它仿佛就是在释放闷气一样尖酸刻薄地挑着Dumbledore的刺。

他笑得眼泪都要溢出来,没注意到一个人影穿过后台忙碌的模特们走到被幕布遮挡的阴影里,在他身边坐下了。

但却是邓布利多先开的口。“照片收到了吗。”

“收到了。”他还听见了一声哼气声。“告诉安娜,她的彩妆广告也好看极了。”

“那个领带夹呢?”

“我拿到了,怎么。”

“不是和照片一起寄的,所以问问。”他小叹了口气。

“你知道我不会戴的。”

这算是他们之间的小小默契,也算是每年定时发送的停战宣言。阿利安娜总会在生日的时候收到一件精心设计手工制作的礼服裙,她也会在收到的后一晚梳理一番,穿上那件裙子和自己的两个哥哥拍照,把照片副本送到巴黎某处的私人信箱里。

而每年,阿不思·邓布利多都会把精心设计独一无二的那枚小蜜蜂首饰给打包好,送到同一个私人信箱里,几乎是不抱希望地随意坚持着,有时是项链,有时是戒指,有时还会是耳钉,这么多年下来已经攒满了一整个collection的容量。

“我知道。还有,UGG的事。”

他看见在微弱的灯光下,另一个人挑了挑眉毛。

“设计师是我,但名字是阿不福斯定的。”

“你……”

然而秀场里面已经开始了最后的起立鼓掌,前排巫师明星、时尚买手们纷纷站了起来,阿利安娜走在这最前面,那一身明显带有Grindelwald风格的浅红色渐变礼服裙衬得她如湖水中的宁芙女神,宛如天仙神女,降至北渚。

两旁的模特们也站定了,鼓掌请出这一场联合秀的两大品牌的创始设计师,底下的人们已经经不住内心的疑问,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甫一出场,就有人在欢呼之间向他们提问。

“D&G品牌还有望重建吗!”

“D&G!!”然后是人群中开始的鼓掌呼喊。

阿不思·邓布利多一身紫红色天鹅绒西装,周身剪裁仍然是属于自家牌子的庄重而不失小性感,腰线是没有输给年龄的细,他身旁的盖勒特·格林德沃梳着一丝不苟的金发,一身点缀着金色装饰的黑色军大衣式外套带着十九世纪末的风情,衬得他身材笔挺而瘦削。

他们在众人欢呼声中出场,没有手拉着手,两个肩膀之间保留了得体的距离,而两旁人们那热辣而充满期待的目光却像是期待他们立即激吻。

“D&G! D&G!”

邓布利多在微笑示意大家安静的时候似乎还听到了一句“复婚吧”。

“看到大家都很喜欢这场联合秀,我和格林德沃先生都很开心。”他微笑着走了上来。“承蒙大家喜爱,D&G的品牌已经成为了历史,我也希望大家能够接受,这是我们两个品牌做出的决定。”

人群中发出了一阵失望的声音。

“但是,我们今年仍然有一个新项目。”在半月眼镜后面的蓝眼睛调皮地闪了闪。“两大品牌将会推出一款婚礼首饰系列,仍然以D&G的品牌名义进行贩卖,这些样品都可以在新品目录上看到。”

人群又爆发出一阵欢呼声。不少人拥抱着邻座,而把帽子抛向房顶,不少人热泪盈眶,记者们丢了自动记录笔,用手帕捂着下半边脸。更是有细心的记者在拍取两人照片时,发现了格林德沃先生的小蜜蜂领带夹。

秀场底下某一处,带着厚厚墨镜和礼帽的LV掌门人暗自抓了抓拳头。“我就知道GGAD is real!”

“汤姆,话说的太响了哦。”



小阿利安娜在那方镜子前转了转身子,刚没了门牙的小嘴还不好意思咧开嘴笑,她只能跑到大男孩的面前对他小声地说着谢谢。

“阿利安娜在对你道谢呢,盖尔。”红发青年整理了一下妹妹头发上点缀着的小花,看着小女孩被金发少年抱起,发出咯咯的笑声。

他又是一个小小的魔咒,让阿利安娜身上的鲜花在空气中浮动。

小女孩最终拽着裙摆,蹦蹦跳跳地去找了自己那正在薅羊毛的哥哥。留下两位青年整理着设计图和边角废料。

“D&G这个名字怎么样。”红发青年拿起两张设计图上的签名,重叠在了一块。

“Dumbledore and Grindelwald,我没什么意见。”

“品牌标志呢?”

“我希望能有个很大的蜜蜂在上面。”红发青年兴奋地说。

“出于对你的尊重,我也能容忍你,阿尔。”

他们迅速地交换了一个吻。

“我能把羊毛衫和羊毛靴子给放进去吗,阿不福斯亲自养的羊。”

“这个我拒绝。”

“……羊毛袜呢。”

“我拒绝。”







“……羊毛毡小蜜蜂呢,盖勒特,也不行吗。”

“我拒绝。”


评论(14)
热度(310)

© 一块诶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