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黑色小熊软糖

百万富翁(九)

※百万富翁第九章,为了整齐方便每次标题统一格式。

※本次有想象空间。但仍然有cp作为“过去”存在。

第一章回顾  伊壁鸠鲁Epicurus  第二章回顾 安普罗斯Ampelos 第三章回顾 纳西索斯Narcissus 第四章回顾 缪斯Muses 第五章回顾 爱珂Echo 第六章回顾 卡俄斯Chaos 第七章回顾 阿比斯Abyss 第八章回顾 阿芙洛狄忒Aphrodite

※如果对这个系列感兴趣的姑娘可以订阅百万富翁这个标签↓↓

※我总之已经不会在正常时间发文了


西墨罗斯Himeros


这不是罗维诺·瓦尔加斯第一次蒙羞,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他直直地从那椅子上站起来,慌张地朝周围的人点了点头。当他发现罗德里赫那双如针刺一般的眼睛仍然盯着他的时候,他除了将几乎已经僵直的脖子掰向另外一个方向之外没有什么其他举动。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再次在这个男人面前蒙羞,像是被扒光了上衣演滑稽戏。

    众人身后的细沙窗帘突然腾起,屋里的主顾们稍微被那窗帘吸引去了注意力,罗维诺便偷偷走进了另一扇门里,他正打算下楼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再出现在众人面前,而一只手打断了他的思绪,尽管它早就已成乱麻。安东尼奥抓住了他的肩膀。

罗维诺转头看着他,想说些什么但被他打断了。“外面要下雨了,别离开。”他瞥了一眼窗外。山雨欲来风满楼。

罗维诺没说什么,只是摇头,然后用拙劣的演技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只是出去看看。”

“没关系的,罗维。”

他没看见任何男仆,这房子里的其他人就好像都突然消失了一样。这种事情怎么总是发生在这种时候?就好像上回的练琴室。

他不得不转头重新审视安东尼奥的脸庞,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定义他才好。情人?他最不愿意承认的就是这个。朋友?那为何他无法忍受罗德里赫射来的目光?“我不能忍受。”他的眼神开始飘忽不定,也许是意识到眼泪即将流下。“我受不了他看向我的眼神。”他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变形,他的身子已经有些僵直,表情脆弱,如果声音再被击破,那他浑身上下将没有一处地方是经得起审视的。

“他总是这样看着我……我不能忍受!”

“罗维,我知道的。”

他转过头,用自己能做到最低沉的声音同安东尼奥讲话:“别以为这是因为你。”这算是一声气急败坏的警告。他能从双肩感觉到安东尼奥似乎也在生气。

“我没那么想……相信我,罗维诺。”他用一种夹杂着委屈与感伤的表情面对他,想让他稍微冷静一下。“我也无法忍受那种……那种眼神。我说不好,但是我也不想去看……”

“但你曾和他……在一块儿过!”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种关系,一个“在一块儿”就像是一块遮羞布一样掩盖着某些不可想象的事实,就好像这本来就是什么羞耻之事一样。

罗维诺眼前的男人在那一刻居然有点儿愠怒,那怒火使他的脸紧绷了起来,但他松懈了,在看到了罗维诺眼周吓人的通红之后,又迅速柔软了起来。“这是对的,又是错的。”

他看着罗维诺摇了摇头,下唇上满是鲜红的牙印。“我不能相信你。”

“听着,罗德里赫他只爱音乐!他是为音乐而生,为音乐而死的。”他在连续说英文的时候又开始舌头打结了,这门该死的语言。“他本以为我是他的音乐……至少是一部分。”他搂住了青年的大半个身子,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么暧昧。“但是他后来发现不是这样的,所以他就走了。他已经走很远了。”

当然,如果他可以用自己的语言向罗维诺说明,那这一切都会变得相当容易理解,他可以用诗词一般的语句和他阐述整个故事,让他明白自己当时的失落之情。他们的命运并不是被绑在一块儿的,他们俩只是搭了一个错误的顺风车。

他感知到那一阵颤抖从另一具身体的内核传来,也让他似乎受了冷风一般,寒意随着脊柱向下直达双脚。“我没法理解。”他听见青年的喃喃。“你们的演奏一定很相配……”

他终于抬头,仿佛是猛然醒悟了什么,但眼神茫然。“我配不上你的小提琴。”

但为什么这会是他?明明这世上还有一个费里西安娜,可以弥补瓦尔加斯家族对于音乐才能的缺失。这要是费里西安娜坐在那儿也就万事顺利,但偏偏是他自己,得去面对罗德里赫那藏了太多故事的眼睛。

“这和这无关,罗维……”他抓住他肩膀,但只用了一半的力气去摇晃青年的身子。“你和他的音乐无关,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

他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候突然坦诚,深吸了一口气,倚靠在墙壁上,像个差点跌倒的高脚酒杯。

“那样会很困难。”他的头靠在那儿,通红的嘴唇里呢喃着只有安东尼奥可以听清的词语,但这有气无力的表述却让另一个人似乎在瞬间抓获了唯一希望。

安东尼奥抱住了面前的青年,然而当他真正再次拥抱他的时候却不知道青年这个词能够概括他,对于世间像他这样的老油条来说,眼前的这具躯体里的灵魂其实更像个半大孩子,在这泥泞天地里蹒跚而行,不知所措。

但他仍然感谢罗维诺在那一刻的决断,他没有说“这太过分”,也没有说“你让我恶心”。他在这个年纪坦诚面对自己的爱意之时,总会有些过去的影子还存在在他意识内部。他听见的是“那样会很困难”,罗维诺觉得他们未来的生活会很困难,但那好歹是“生活”。他甚至没有想过也没有造作着去拒绝。

就算逆水行舟着,再也无法回到正轨,那也是一份生活……罗维诺·瓦尔加斯厌恶自己的本性,他从第一眼就知道自己会爱上这个男人,就像从前第一次吃到蛋奶酥便无法舍弃这样的美味食物,第一次在雨天里行走便能体会那隔绝人世的短暂宁静,第一眼见到费里西安娜就知道他会永远是妹妹的骑士。他知晓这个故事会这样发展,却仍然阻止不了自己伸出的手。

    愤怒的雨云正在降下雷鸣,女士们的惊叫穿墙而过,她们的神经肯定也受不了她们自己。屋子里的人们没有发觉曾经是屋内焦点二人的消失。当然在那之中没有对安东尼奥爱慕得发狂的斯皮利小姐,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妹妹恰巧把给她的邀请函弄丢在了地毯下面。

过了一会儿,波诺弗瓦宅的老仆对着主人的耳朵说了两句话,然后就离开了那个地方。他微笑着端起酒杯小嘬了一口,凑到杰罗姆夫人的耳边说了两句安慰话,让她不要因为雷声而惊叫。

“我们只能晚点回去了这不是?这真是让人不舒服……”她摇摆着扇子,右手揉着太阳穴说着。

伊丽莎白好心给那位阔太太一个手臂,她在沙发上坐下。“杰罗姆夫人,别担心,这只是打雷而已。”

“我不喜欢打雷,夏天的骤雨真是让人心情差到了极点,波诺弗瓦先生,你不这么觉得吗?”她坐在那儿喘了几口气,圆滚滚的身子占了沙发的大部分面积,费里西安娜不得不往另一边挤一挤。

“杰罗姆夫人,我同意你的看法,但据我所知,这世上还是有一小部分似乎很喜欢雨天,或是在雨中行走呢。”

“说起这个,罗维诺和安东尼奥去哪儿了。”费里西安娜低声说道,确保只有她和伊丽莎白听到了。

“不知道。”伊丽莎白歪了歪头。“但是我知道他们两个在一块,一定不会出什么事的。”

可能能给她们揭开谜底的只有弗朗西斯先生一个人,在老仆和他通报这两个人已经离开的消息之前,他就在楼梯旁的窗户看到了他们二人的身影,雨声渐大,而他们的脚步却没有停下。

至少他自己并不知道年轻朋友罗维诺·瓦尔加斯也会做出如此举动,这却让他有些舒心,他的朋友中少了一个闷闷不乐,故步自封的年轻人。

费里西安娜的确有时候会做一些傻事情,但那丝毫不损他人对她美丽可人的印象。而有时候她的灵感也是被伊丽莎白小姐所激发的,比如在数个月前,她们两个人还会给罗维诺殷勤介绍自己新结实的朋友,暗中讨论罗维诺是否和自己推荐的姑娘擦出火花,而每次罗维诺都会有些犯窘地和那些姑娘谈话,虽然他的确喜欢和姑娘谈话,最后他和她们也总能成为好朋友,但她们中没有一个人能够和罗维诺交心,成为那天下独一对儿的璧人,无论多少杯酒、多少次眼神试探、多少次尝试碰触过后,姑娘们都不能得到这位帅小伙儿的主动回应。罗维诺在她们调笑间突然拘谨的言辞,击退了不少野心勃勃的追求者们。

但最近,就在伊丽莎白接受了基尔伯特的求婚之后,她们的戏弄也告一段落了,倒不是求婚彻底修改了伊丽莎白的性格,而是一种不知名的共识降临在了他和费里西安娜之间。那些身在她们所处的亲密好友圈之外的人只能下一个草草的断定:罗维诺·瓦尔加斯少爷,怕是已经被哪位闺秀偷去了心哟。

在那次钢琴合奏之后,费里西听闻了不少版本的传闻,什么漂亮风骚的歌剧演员啦,什么凯撒·瓦尔加斯从那不勒斯带来的小美人啦,甚至有几个人神秘兮兮的问她,是不是欧洲小国的公主正在和她的哥哥通信,他们得到的当然是费里西安娜的否认:“我的哥哥要结婚了?没有,才没有呢,他还这么年轻英俊,怎么会这么早就考虑结婚呢。”

有时候她的反应太过快速,软绵绵的口气下一秒就变得像硬糖棍儿,他们好心的朋友们就又下了个断定:如果这位姑娘在极力掩饰些什么,那肯定是因为罗维诺·瓦尔加斯在私人情感上出了件大事……这位清秀帅气的富家子怕是已经和谁秘密订婚啦!

伊丽莎白在听到了这句传闻后,在电话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坚持要把斯皮利小姐那种极尽夸张的语气模仿出来。逗得电话这头的费里西咯咯笑。

“我拿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差点被她发现。”

“那你得小心点,我听说斯皮利小姐可是会对不合她规矩的人痛下杀手的呢!”

她们又笑了几声,又提到了那位社交圈里令人瞩目的男子。“安东尼奥今天又来了,罗维最近和他玩得很好。”

“那不是正好?罗维诺该多交点朋友。”

“我没觉得哪儿有问题,但是莉兹,这种阴雨天气跑去泳池里面游泳,会不会太冒失了些?”

上回午餐会的时候,好心的西班牙人就和他们提过那片泳池,他问他们有没有经常使用,因为里面飘满了树叶和水藻。费里西安娜摇了摇头,比起家门口的泳池,她更喜欢驱车二十分钟就能去到的海滩。而罗维诺只喜欢绕着它散散步。

他先是惊叹这片泳池大得能够划船,然后又说,残夏是享受泳池最后的机会。费里西安娜立即问他有没有时间能来一块儿游泳。他答应了,罗维诺在他身旁无奈地笑了笑。

但是真正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午时骤降大雨,费里西安娜恍然大悟,明白导致今早阳光稀薄的云朵是为这雨水而攒,于是不得不在和伊丽莎白的闲谈之中等待哥哥和客人的归来。

她知道哥哥一直喜欢雨天,但没想过会喜欢到这种程度。

狂雨在泳池水面砸出无数个小坑,水波摇摆,仿佛一锅沸腾的汤,每一个站在这雨幕下的人都必将感受到这硕大雨滴的力度,并为这滂沱大雨掠夺去听力。但暂时还在水中的他们仿佛被这雨幕所庇护、赦免,等到一切都结束了。安东尼奥首先坐上泳池边沿,本以为罗维诺也会在这潮热过后暂时摆脱水压,但他拒绝了他双手的帮助,选择背对他再次潜入泳池深部。

安东尼奥抹了两把脸,雨水还在不断洗淋他的脸庞,他想张开嘴笑两声,它们就从唇齿之间进入口腔,竟然让他有了些窒息感。但他怀念在雨水中的吻,这势必让他永生难忘。

他的美人鱼在底部潜泳了一会儿,然后在离他不远处的泳池边上撑着手艰难爬出泳池。被这雨水击打得有些难受,安东尼奥险些睁不开眼睛,他本来想说一句让他再待一会儿之类的话,但落雨的声音霸占了天地。

泳池水面接近要漫上地面。他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站了起来,往屋子的地方走去。

门口的男仆不在。罗维诺的双脚都被浸渍得大片泛白,在热度用尽后他上岸不久便感受到了寒冷,但他执意在这滂沱大雨中缓步行走。

费里西拿着毛巾,拿它一把盖住了那颗湿漉漉的脑袋,罗维诺明明嘴唇都在发抖,却只是惬意地拿毛巾擦了擦自己的头发,刻意遮掩着那有些浮肿的眼睛。

“怎么突然有兴致在雨中游泳呢,你看起来冻僵了……”罗维诺看不清她的表情,耳朵里的水障让她的话语都断断续续。他实在忍不住,把那冰冷的嘴唇贴在费里西带有热度的脸颊上,又用毛巾擦了擦她脸上的水珠。

“你去迎接我们的客人吧费里西,我想回去睡一会儿。”他还能察觉到后背成股的水流沿着曲线流下,于是又用毛巾擦了擦后背。费里西安娜再也忍不住,她伸手抱住了浑身湿漉漉的哥哥,给了他一个理解的脸颊吻。“罗维,睡个好觉。”这一回她看到罗维诺疲累的微笑,也不禁微微勾起嘴角。

直到晚餐时间罗维诺也没能出现,这实际上是件失礼之事,安东尼奥接受了费里西安娜的道歉,无奈地笑笑。“他有受凉吗?有没有发烧?”

“罗维还在睡觉,但他应该没有发烧。别太担心了。”费里西安娜笑着答道。“在雨中游泳,你们真是玩心太大了。”

“我很抱歉,如果他真的发烧了,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他歉疚地抿了下嘴唇。

“不,我觉得这也许不错……罗维诺很久没有这么喜欢玩儿了,他以前会在露台上看着我和伊丽莎白出门,我们回来的时候有时也会看见他的身影。我想他是想要和我们一块儿消磨时间的。可是那些工作不允许他这么做。”

“我能看得出他很忙。有时候我来了,他仍然要处理一些事情才能下楼,总是很累。”

“我多希望他能和我多讲讲,你知道罗维诺不喜欢和一些人打交道,他厌恶有些合伙人在他面前说粗话,但又不得不忍着。”

他们的话题好像除了这个年轻人就没有其他了。但是在这静谧清冷的夜色之下,沉默在他俩之间无孔不入,话少了许多的西班牙人等不到这家主人的再次出现,只得带着苦笑起身告辞。临走时,安东尼奥再次提起罗维诺的体温,坚持明天要再次顺路来探望。费里西微笑着同意。

美丽少女在站在门口挥别了客人,看他的身影消失在了灌木丛间,转身进入大宅。她明白今日可能是这个初秋最后热度的降临,接下来的不久,落叶就要压向沉闷大地,青白色的天空里阳光稀薄。这只剩玩乐的世间也要禁受寒冷折磨了。

她徘徊了一会儿,早早地嘱咐男仆熄灭了吊灯,走上楼梯。费里西安娜带着一种对热意逝去的哀伤,在房间里开始她的祷告。这一次没有孩子气的草草了事,也没有开玩笑似的敷衍。她也许不算是这个时代的好信徒,但这一次,这个刚要长大的半大孩子在认真感谢天主所赐予她和家人的一切,并祈求上苍保佑他们光明的未来。

费里西安娜的眼睛里充满了光。





下章丁诺,意念艾特sig,感谢她的大力支持!!!

评论(7)
热度(49)

© 一块诶梨 | Powered by LOFTER